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听说爱情回来过

更新时间:2021-05-06 05:06:03

听说爱情回来过 已完结

听说爱情回来过

来源:掌中云 作者:彦雄 分类:短篇 主角:杜尼风春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彦雄原创的短篇小说《听说爱情回来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杜尼风春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我们在爱里收获伤害和眼泪,学会在感情里各自坚强,谁也看不透对方的心。我们的面具那么多,每遇见不同的人就换上不同的面具,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情话。当灯火阑珊处摘下面具,以最真实的自己出现在对方面前,那个人是否会转身离开,还是微微笑,说一声,嗨,真实的你才是我想要找的那个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叫什么?” 春丽在旁边观察秋盏的表情,凑上前在秋盏耳边小声问,“是杜尼风?” 秋盏无奈地点了点头,珍妮见她们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又笑问,“是谁?” “黑马王子。”春丽笑说。 “黑马王子?”听到这个滑稽的绰号,珍妮大笑起来。 春丽闲闲地靠着椅背,“我跟秋盏的高中同学,长得很帅所以大学就叫他黑马王子。” 珍妮笑着怂恿秋盏,“去见见他。” 秋盏不满地抬头瞪珍妮一眼,珍妮打趣秋盏,“去见见他吧,你只认识张晨一个男人,在一起六年,也没有见过别的男人,这也是不好的。” 珍妮对感情一向开放,所以觉得秋盏即使有男朋友了,去见一下别的男人也没有什么。 “他在追求你吗?”珍妮喝了一口咖啡又问。 “我也不知道。”秋盏耸了耸肩膀。 珍妮接了一个电话后,赶去拍照,秋盏苦恼地问春丽,“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春丽问。 “杜尼风。”秋盏又叹了口气。 春丽没好气地瞅秋盏一眼,“跟杜尼风不是同学吗,跟他见一见叙叙也不错啊。” 过了一会,秋盏跟春丽在咖啡厅互相道别,秋盏正要去坐地铁,忽然接到杜尼风的电话,想跟她在景秀公园见一面。 秋盏想了想答应了,在景秀公园门口等杜尼风。 “进去啊。”杜尼风说。 “以前你的头发更长。”两个人沿着公园散步,杜尼风忽然说。 秋盏一怔,抬头看杜尼风。 杜尼风问,“你有男朋友吗?” “是的。”秋盏不知道杜尼风为什么要这样问。 杜尼风沉默一会,终于开口说,“是哪个男人这么幸运?” 秋盏往前面走,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气氛一直弥漫着淡淡的尴尬。秋盏回头见杜尼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不忍,叫了他一声。 “那把伞我寄回去给你吧。” 那天下雨,她拿走他的伞忘记还给他。 杜尼风听了大笑,“是吗?你要把那把伞用快递寄还给我吗?” 秋盏看着大笑的杜尼风,觉得怎么自己会说出这种用快递把伞寄还给他的话,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去吃饭吧?”杜尼风问,“饿吗?不想吃饭吗?” 秋盏说,“不想。” 走到公园门口,杜尼风打开车门让秋盏上车。 杜尼风说,“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找个旅店住下吧。” “不用,你把我放在地铁站就行了,我自己回去。”秋盏说。 “我饿了,去吃饭吧。”杜尼风又提议,秋盏看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珍妮确定自己真的有孩子了,越发不安不知道怎么办,给杜尼风打电话又接不通,其实杜尼风把手机调为了静音,在车上跟秋盏说起自己。 “其实父母离婚之后,我一直过得很寂寞,”杜尼风说,“快乐的日子都是在初中那段时候,所以一看到你就很高兴。” 两个人坐在路边摊吃烧烤,杜尼风替秋盏倒酒,一边问秋盏说,“听春丽说你正在找工作,是在哪家酒店?” 秋盏在想着别的事情没有在听。 “怎么了?”杜尼风问。 秋盏抬起头,“以后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为什么?”杜尼风听了更开心,转头打量秋盏,“你开始喜欢上我了?” 秋盏低垂着头看着面前的酒杯,“我要结婚了。” 杜尼风见不敢直视他的秋盏更有趣,笑说,“那好吧。”打量秋盏好一会又笑说,“要是我想见你怎么办?” 沉默很久,秋盏犹豫地说,“打电话给春丽吧,我们三个人可以一起见面。” 杜尼风听了又大笑,“是吗,打电话给春丽?” “总之,”秋盏喝了一口酒说,“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送秋盏回去,在车上杜尼风对秋盏说,“这几年我一直像个流浪汉,留在记忆里的只有你。” 一阵静寂的沉默。 “父母离婚,我一直不肯接受这个现实,但我一看到你就想起父母没有离婚以前之前的事情,那都是最开心的时候。” 秋盏一直听着,忽然觉得杜尼风有些可怜。 车子到了巷口,秋盏说,“别打电话了,我说真的。” “给你写邮件吧,”杜尼风开玩笑说,“晚安,我走了。” 杜尼风发动车子,秋盏心情复杂地看着车子消失在巷子拐弯的地方。 走到家门口,张晨在等着秋盏。 “你怎么来了?”秋盏吓了一大跳。 “你才回来?”张晨笑说,“我有话要跟你说。” “都这么晚了。”秋盏忽然有些不耐烦。 “只要一会,走吧。”张晨拉着秋盏手臂,两个人走到巷子口的立交桥上。 秋盏靠在栏杆上,转身面对张晨问,“你想说什么?” “我们结婚吧。”张晨说。 “你说什么?”秋盏惊讶地盯着张晨。 “我爱你,我们结婚吧。”张晨有些腼腆和不好意思。 “跟你恋爱的时候,”秋盏说,“我有过几次想跟你结婚。” “那你怎么不说?”张晨问。 秋盏说,“这种事情怎么会是我先开口呢?” 又是一阵沉默,张晨说,“算了,我想今年结婚。” 秋盏立刻打断张晨,“推迟一年吧。” 张晨不肯,“我想早点结婚,我说我们谈恋爱谈到寂寞的程度有谁会相信?我们交往好几年也只是牵这个手,这算什么呀?” “你跟我交往就只想跟我那个吗?”秋盏大声嚷嚷着。 “谁说我只想那样?”张晨也生气地反驳,“我不是陪伴你几年吗?六年里我们也只是牵个手。”停了一停,张晨说,“我已经着手在找房子了。” “张晨!”秋盏的音量不知不觉提高了。 张晨疑惑地打量秋盏,张晨说,“这不对呀,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啊?” 秋盏立刻否认,“你在胡说什么呀,”又装作在看时间,“很晚了,我要回家了。” 回到家里,秋盏见母亲一直在叹气。母亲说,“房子已经抵押出去给你姐姐做生意了,没有还上利息现在银行要收回房子。” “什么?”秋画不敢置信。 “你不是要跟张晨结婚吗,要给你准备嫁妆啊,以为生意会做得不错。”母亲说完又长长叹一口气。 “那这些时候是谁在付利息?房子什么时候到期?” “有时候是你姐姐在付,生意不好的意思,我也帮一下忙。”母亲开始抹泪。 秋盏回到房间拿出自己的存折,“这些你先用吧。” “这不是你结婚要用的吗?”母亲拿着存折追到房间。 “你先用吧。”秋盏说完关上房门,生气地坐在梳妆台前好一会。 杜尼风刚才送秋盏回到公寓,开门进去,见到珍妮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吓了一跳。 “这么晚?”听见杜尼风开门的声音,珍妮没有转过头声音冷冷地问。 “你来了。”杜尼风一边说一边脱下外套。 “我们结婚吧。”珍妮忽然转过身面对杜尼风。 “你说什么?”杜尼风解开领带的手僵了一下,随即镇定下来继续问,“你在说什么?” “我爱你,”珍妮说,“我们结婚吧。” “你想结婚?”杜尼风语气忍不住嘲讽,“我不是不想结婚,是从没有想过跟女人结婚。” 珍妮好像一早就猜到杜尼风的反应,平静地说,“那你现在就考虑吧。” 杜尼风歪着头打量珍妮,“你失望了?” 珍妮转身坐回沙发,“没有,”珍妮说,“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考虑。”说完起身拿起外套和包包从杜尼风面前走过开门离开。 杜尼风呆怔许久,抓了抓头发,坐到沙发上。 第二天到酒店,助理就跟着进来告诉他酒店出现了失窃。 “在几楼?”杜尼风忽然抬头问。 “十五楼。” “被盗的是什么?” “现金,十万。” 杜尼风被总经理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焦头烂额地安抚客人,检查电梯和走廊的所有摄像头并报警。 春丽搬到偏僻的小区,秋盏一路问路人才找到那个小区,新家里面放着没有来得及整理的家具,地板上还有抹布,春丽刚才一直在擦地板。 “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做啊,让我来吧。”秋盏没好气地接过春丽手上的抹布。 “这是什么?”秋盏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瓶子问。 “安眠药。”春丽说。 “你吃安眠药?”秋盏震惊地看着春丽。 想到陈浩,秋盏说,“你还是为他很伤心?” 春丽耸了耸肩膀强作无所谓,“我会很快就把他忘了。”双手抱胸转过身面对秋盏,“对了,晚上叫珍妮和杜尼风过来吃饭。” 秋盏听了大声嚷嚷,“你叫杜尼风过来做什么?” 秋盏激动的样子让春丽觉得诧异,她眯起眼睛打量秋盏,“你跟杜尼风怎么了吗?” “没有。”秋盏装若无其事继续擦地板,一边说,“叫他来不方便。” “不方便?他可以帮我们挂壁画。” 秋盏见春丽态度坚决,问她,“那他几点钟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