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萌妃逆袭:王爷别闹专心点

更新时间:2021-04-06 01:06:13

萌妃逆袭:王爷别闹专心点 已完结

萌妃逆袭:王爷别闹专心点

来源:落初 作者:十八夜 分类:都市 主角:夏玲兰周氏 人气:

十八夜新书《萌妃逆袭:王爷别闹专心点》由十八夜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夏玲兰周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成大家小姐,1要头脑好,能跟姨娘庶妹拼智商;2要身手好,能跟歹徒恶人拼拳脚;3要人品好……喂,手拿开!你这个流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某人嫣然一笑:闻着味儿来的,娘子的花豆真香啊!新书:《火爆妖妃:妙手毒医拒承欢》求收藏求票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氏给桐姨使了个眼色,这个打从在娘家就跟着周氏的粗使婆子应了声是,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她先是打发了外面伺候的下人,只留下小芸自己站在外面,而后命人将今天后厨房里做饭的厨娘一并叫到了正厢。

刘厨娘跪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一直琢磨着今日自己做的菜,应该没出什么问题,但是因为王厨娘告假,后厨房就她自己,这让她有些不踏实。

周氏毕竟是韩府的女主人,只坐在那里,就颇具威势。

刘厨娘就更害怕了。

小云跪在地上,汗如雨下,夫人跟小姐都好好的坐在圆桌后,而桌上的饭菜却并未怎么动。

桐姨将已经死掉的狗丢到二人面前,冷声质问:“刘厨娘,今日的饭可是你做的?”

刘厨娘瞧着地上的死狗,顿时吓白了脸,浑身颤抖着道:“是、是老奴做的,可这跟奴婢没有任何关系啊,这素有的菜出厨房之前宁儿姐都尝过的啊!”慌乱之中她看向跪在一边的小芸,忙道:“夫人,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干的,是她一路提进来的,她肯定是想污蔑老奴啊!”

韩映雪看向小芸的时候,发现这个丫鬟已经脸色苍白了,即便她拼命忍耐,但还是能看到她微微颤抖的身体。

于是她用刑警一贯以来审讯犯人的口吻道:“小芸,这饭出锅后宁儿尝过了,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不然宁儿肯定也跟这条狗一样了,既然不是厨娘搞的鬼,且这篮子也就只有你动过,即便是不承认,这所有的矛头还是指向你。”

小芸身体一颤,猛然间想起方才宁儿想帮自己时,小姐的拒绝,她咬着嘴唇,心中追悔莫及。

“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你有这么大的胆子,恐是有人要挟你,或者允了你好处,让你这么做的吧?”

韩映雪盯着小芸的脸,她已经从她僵硬的五官上看到了一丝犹豫,于是她继续循循善诱道:“其实你在后厨房做的一直不错,而今爹爹既然有了个什么夏玲兰,那再多一个妾也没什么,您说是吧,娘?”

周氏在一边听得想乐,闺女不大,脑子精明的很,几句话就拿捏住了小芸的软肋。

妾?哼,是啊,既然有了夏玲兰,再多几个又有何妨?后院这等地方,既然已经热闹了,那自然就是越热闹越好!

于是她含笑点头:“是,我是想开了,只要老爷高兴就好。”

“所以,小芸,说说看,娘是韩家的主母,一定能给你个清白的。”

小芸咬了嘴巴,心中犹豫挣扎,夫人死了,夏玲兰才能做主母,给自己一个妾的身份,可主母还活着,并表示不追究还要抬她为妾……

她犹豫起来,毕竟后厨房的日子她已经不想再熬下去了!

“姐姐,您在屋里呢么?”

院子里,传来夏玲兰嘻嘻哈哈的笑声。

原本已经犹豫了的小芸一怔,松开的眉头又紧紧的锁了起来。

周氏也是忍不住眉头一皱,只韩映雪,眼神平静的看着紧闭的屋门。

“院子里怎么也不留个人呢?我进来了啊姐姐!”

夏玲兰咯咯咯的笑着,顺势推开了屋门。

眼前的场景让她一愣,她回头看看,院子外面是没人,可屋子里人不少,地上还跪着两个,旁边扔了一只死狗。

夏玲兰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她闷哼一声,收了阴历的视线,故意惊讶道:“哟,这是怎么了这是?”

宁儿看了她一眼,转身关紧了屋门,又立在周氏身后。

外面的人都被桐姨打发了,本来这件事儿就想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以免打草惊蛇,却没想人家早就时时刻刻盯着正厢了,这边才有点动静,那边就忙不迭的赶过来了。

韩映雪瞥了眼小芸,见她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如常,便知道方才的话是白说了。

于是她干脆大大方方道:“有人往母亲的饭菜里下毒。”她一边说,一边盯着夏玲兰的眼睛,这个女人露出一幅震惊的表情,转头看看周氏,一脸焦急道:“那姐姐您没事儿吧?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往姐姐的饭食里下毒!”说着转头看看地上跪着的人:“厨娘,是否是你做的!”

刘厨娘哭道:“是小芸啊,不是老奴!”

夏玲兰盯着小芸,皱眉道:“小小年纪就如此恶毒,姐姐,该把她千刀万剐!”

周氏冷眼瞧着夏玲兰,并未回答。

韩映雪笑笑:“下毒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后出谋划策之人,依我看呢,投毒之人死罪可免,计划的人才应该千刀万剐!你说是么?”

夏玲兰垂下眼皮,眸子里翻滚出浓浓的恨意,嫡小姐的话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不是么?而她却不能反驳,不能怒斥,只能陪着笑脸,以一副低姿态的模样迎合着:“小姐……说的极是!”

天知道她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费了多大的力气,这无异于是在诅咒她自己!

气极了,夏玲兰也就笑了,这位嫡小姐总能触到她的底线,她就当是锻炼自己的忍耐力了!

于是她抬起头来,瞧着韩映雪,也道:“那不知道这背后指使的人又是哪个?”

韩映雪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见过能装的,还未见过这么能装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么?可惜,你为什么不生做男儿上场杀敌,在朝堂之上激昂辩论,与Jian佞之前坚持己见面不改色,偏要做什么恶毒的小妾,将这个称赞英雄的词儿硬是弄出了让人作呕的讽刺的意味!

“小芸,你记着,恶毒之人即便披着羊皮也是恶人,农夫好心救了冻僵的蛇却被蛇咬死,你可不要做了那傻乎乎死于非命的农夫。”

韩映雪的声音十分平缓,甚至没有一丁点儿的起伏,但是里面劝诫的意味很浓,不管是谁听到了绝对都会为自己设身处地的好好想想,这便是她学了最多的犯罪心理学,而毕竟夏玲兰怎么样,跟她接触最多的小芸应该最了解。

夏玲兰瞥了眼这位嫡小姐,内心极度压抑。

韩映雪,你厉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