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更新时间:2021-06-09 21:52:36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连载中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乌龟鹿 分类:都市 主角:靳司寒林嘉树 人气: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是乌龟鹿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精彩章节节选: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可后来……深寒黑夜中,香榭大道街头落寞,又是谁站在华丽橱窗外,定定注视那件高定婚纱,想起那个与他有过两年婚姻的女人。一掷千金,买下她的作品。他步步为营编织了一个自以为完美的谎言,差点连他自己都快真的以为不爱那个叫林嘉树的女人,可终究输给隐忍克制了十四年的怦然心动……“我的情感反射弧那么长,害的我们错过那么久,如果你愿意,接下来的每分每秒,我不想与你虚度。” ——十八岁那年爱上的人,如果时间的水平线交叠,我们或许可以早一点相濡以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蔡森面带严肃的从宴会人群里走过来,附耳在靳司寒身边,不知说了些什么,靳司寒面上松散的情绪一下子收紧,脸色沉郁,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甚至对嘉树连招呼都没打,便和蔡森出了宴会场。 嘉树有些反胃,想早点离开,正想出去,叶灵沁却端着一杯香槟一副女主人公的样子窈窕走来。 “一个人被司寒撂在这里,是不是觉得特别委屈?” 嘉树见叶灵沁那涂着明艳口红的唇,抿了两口香槟,讽刺道:“叶小姐怀孕了还敢喝酒?也不怕生出的孩子会不健康?” “你敢咒我?”叶灵沁似乎忘记了她已经“怀孕”这点,有些窘迫,羞恼的将手里的香槟重重放在一边,“林嘉树,你该不会是嫉妒我能怀上司寒的孩子吧?不像某些人,死乞白赖缠了司寒六年,这肚子一点动静都没!” 嘉树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是掀起一波波涟漪。 叶灵沁可以光明正大的怀上靳司寒的孩子,为什么她林嘉树就要偷偷摸摸的怀孕,还生怕被靳司寒知道会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产生威胁? 纤细指尖,寸寸嵌进掌心中。 嘉树深吸一口气,粉白唇角微勾,“那就祝叶小姐早日诞下龙种,上位成功。” 她的语气清清淡淡的,说出的话却是咄咄逼人,将叶灵沁的形象一下子拉低,活脱脱说成是靠怀孕上位,母凭子贵。 “你!” 叶灵沁气的脸都黑了,扬起手一巴掌就要落下来,嘉树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子,眉眼清冷的盯着她,“叶小姐,公共场合这样动手不大好吧?尤其你还是名模,被那些记者拍到,你的名声大概不会好到哪里去。何况,靳司寒不是最喜欢你温柔体贴的样子吗?” 叶灵沁恨的牙痒痒,却只能闷闷的收下手,忍着气不发作,她沉下气,故意低头抚摸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忽然得意笑道:“司寒两年前就跟我求过婚了,这枚钻戒你应该不陌生吧?林嘉树,你很快,就不是靳太太了。” 那枚钻戒,在明亮灯光下,折射着刺眼光芒。 嘉树极力忽视那枚钻戒的存在,抿唇微微一笑,极有礼貌道,“叶小姐,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至于我老公,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她林嘉树不要的旧人罢了,她叶灵沁只管照顾就是,她不稀罕! “林嘉树,你就嘴狠吧!司寒很快就会跟你离婚!你就等着哭吧!” 嘉树保持着唇角的微笑,头也不回的出了宴会。 刚出酒店,一道冷风吹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泛起疙瘩栗子,嘉树抱紧自己的双臂,正准备掏出手机叫个车,一道车灯便闪了过来。 宾利车上,下来一个男人,正是叶肖。 “林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家?这个点,又是在市中心,很难抢到出租车。” 嘉树想拒绝,可是叶肖说的是事实,她咬咬唇,只好道:“那就麻烦叶先生了。” 上车后,叶肖与嘉树同坐在车后,宾利车平缓的前行在路上,嘉树心情有点差,沉默的看着窗外滑过的夜景。 叶肖望了她的侧脸一眼,笑道:“林小姐还在为找不到工作的事情苦恼吗?” 嘉树一怔,叶肖又问:“不知林小姐学的什么专业?” “美术设计,主要是装饰设计和婚纱设计这一块,不过……”她微微垂眸看着放在膝盖上的手,有些无力道,“我没进入过职场,本来打算考研,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 她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叶肖也没有深究,只道:“我们公司现在这块刚好有空缺,不过没有首席设计师这样的职位安排给林小姐,倒是有几个设计师助理的职位可以让林小姐随便挑。” 嘉树抬眸,“叶先生,你……你为什么这么帮我?” “第一次撞了林小姐,就觉得林小姐和我一位故人有几分相似。” 嘉树:“……” 这样的回答,真的不是搭讪? …… 靳司寒和蔡森到了半岛酒店的天台上。 “说吧,两年前的车祸查出什么了?” 蔡森皱眉道:“跟BOSS猜想的一样,两年前您遭遇的那场车祸,的确不是意外,是人为,我派人在北城二手车的废旧市场里找到那辆事故车,发现那辆车原本的车主在当年车祸发生后,没过多久便逃离了北城,以靳家的势力,靳老太爷当年想抓住一个这样的小人物怎么可能会抓不住?除非肇事者的背后还有人在帮他。” 靳司寒黑眸里闪着一道冷冽的寒光,冷笑道,“继续查,就算当年的肇事者死了,我也会让他说话!” “BOSS,您该不是怀疑车祸的幕后黑手是太太吧?” “林嘉树没这个胆子,也没这个本事,她就算再想坐上靳太太的位置,也不敢在我这里打主意。” 蔡森点点头,“我也觉得太太不是那样的人。” 靳司寒单手插兜,目光冷静的盯着黑夜中北城远方的天空,“仔细查查那个叶肖的背景和手底下的公司。” “好的,不过……叶肖不是叶小姐的哥哥吗?” 男人冷眸微眯,“这个哥哥可不简单,上次碰瓷到林嘉树头上,我倒是想看看他接近林嘉树到底有什么目的!” …… 嘉树回到海滨别墅,李妈已经睡了,屋子里只点了一盏灯,嘉树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摸出那张叶肖递给她的烫金名片。 靳司寒一直在外施加压力,让她四处找不到工作,可她很快就不是衣来伸手的靳太太了,她这个养女在娘家身份又十分不讨好,本来即使离婚了,靳司寒给的那些补偿也算丰厚,也不用太辛苦,可谁知,她肚子里多了个小生命。 以后,都要靠她养活自己和宝宝了。 再加上,这些年来,一直活在靳司寒的世界里,昔日念书的那些理想早已抛之脑后,可现在没了依靠,却又拼了命的想拾起那些闪闪发光的梦想,叶肖给的职位虽然不是什么多大的职位,可好歹朝她抛了根橄榄枝,让她迷茫的职业生涯有了一个清晰的出口。 …… 慈善晚宴结束后,靳司寒回到海滨别墅,进了屋子,刚想抬手开灯,只见那小女人穿着单薄的长裙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没开灯,连走路的步伐都不自觉的放轻了一些,走到她身边时,脱下身上的大衣盖在她身上,借着昏暗的光线打量起她来。 她睡着的样子,有点点冷情,但总比白日里与他针锋相对的那个女人乖巧顺眼多了。 如果她能一直这么乖乖的,他也不介意对她好一点点,哪怕只是好一点点而已。 靳司寒弯身,想抱她上楼进卧室睡,一动作,嘉树手里的名片落地。 靳司寒黑眸落在那张烫金名片上,长指捡起—— 诚天集团总裁,叶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