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摸尸匠

更新时间:2021-04-02 01:16:59

摸尸匠 连载中

摸尸匠

来源:落初 作者:花曼楼.QD 分类:灵异 主角:高超老阿婆 人气:

完结小说《摸尸匠》是花曼楼.QD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高超老阿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多年前,西北军区某部接到命令,将一支部队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撤下,直接调往云南西北部边境地区,协同一支神秘的队伍,完成一次没有档案的保密任务。二十多年后,一面青铜鼓“意外”出现在长沙,将一些零散的线索,又重新带回这个世界,于是有一些无畏者继续前行,渐渐揭开尘封的历史,发现真实的世界。  ——————————————————————————  《摸尸匠》第四卷《海眼归墟》正在连载中。建立一个花曼楼的交友群,168127780,无验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超手中仍然举着的那面青铜鼓,却和胖子两个人都是同时一愣,随后他俩对视一眼,却是因为刚才那一声喊话,听起来竟也是他们湖南的口音,不由得他们两人都有些惊讶,没想到在这么偏远的地区,竟也能碰上自己的老乡。

此刻,就在那距离他们不远的茶桌前,站起了一个人。

此人身着一件老旧的冲锋衣,发白的牛仔裤,脚底下一双满是泥渍的老皮靴,浑身上下满是灰土,脏兮兮的,看上去吊儿郎当,十足像是个混迹街头的二流子一般。

高超和胖子也在打量那人,待那人走得近了些,高超和胖子才看得清楚,这人面上显得有些消瘦,但却精神不错,一双眼睛虽小却有光芒,他面部棱角分明,却已被晒成了古铜的颜色,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满脸都是褶子,这样看去,他应该有四十出头的样子,不过他的举止言谈却还跟个小伙子似的。

只见这人还没走到他们跟前,便已经再次笑着道:“二位小爷,你们手下留情,这东西实在摔不得,摔不得啊!”

高超自幼便在清水塘的堂口里长大,正可谓耳濡目染也算是在古玩行里阅人无数,此刻他见这人如此德行,便心中暗道看来这下是碰上了同行,这人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痞气,说不定也是来这滇西北的大山里铲地皮的。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一点不假,尤其是这铲地皮的行当,就更是自古以来都要划清地界,明确势力范围的,高超也听有人说过,前些年在长沙附近一带,铲地皮的两伙人,就曾经因为地界问题产生了分歧,最后终于动起手来,还闹出了几条人命,可想而知,这地界问题到底有多么敏感。

此刻高超见那人正走了过来,虽然他面上带笑,但却也好似笑里藏刀,高超心说难道这片地方早就被这个人给占了去,现在过来是想砸场子抢东西的,不过他又瞧了瞧那人此般消瘦的体格,心想这样的就算再来他十个八个,也不一定是自己和胖子的对手,自己就不用说了,不管怎么样也当过两年的大头兵,虽然最近几年没怎么锻炼身体,但是身体素质还是有的,底子好,比一般人都强不少,动起手来专打要害的话,一下一个不成问题,再看自己旁边的赵胖子,心说他比自己可能还要猛上几分,他那大身板子一横,拳头跟个榔头一样,那一拳下去,估计连头蛮牛也能给砸趴下。

高超心里这样想着,自然心中有底,便和胖子两人只是盯着那人向这边走来,却是谁也没有想要动下地方,更没有想要站起身来和他客气一下什么的,这便是高超和胖子之间的一种默契,其实他们两是这样的场面经历得太多了,每次跟别人斗气打架之前,便免不了要像现在这般情形,所以此刻既然对面可能来了个挑事儿的,他们自然也能沉着冷静的应对,此刻两人坐在茶桌旁稳如泰山,便是要端住了架势,在心理上给对手一个震慑。

高超见那人已经来到跟前,他才将手中的青铜鼓轻轻放在一边,冷冷说道:“谁说我要摔它,我只是拿它起来掂量掂量,怎么的?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见高超说话不善,那人面上先是一怔,但是立刻就又摆出一副嬉笑的嘴脸,和颜悦色的说道:“哎呦,这位小爷您可误会啦,我哪敢瞎提什么意见啊,那东西既然是您的,您想怎么着都行啊!我刚刚只是坐在远处,这双招子不中用了,竟以为您是想摔了那东西,我就仗胆赶紧吆喝了一声,毕竟从远处看,那件东西品相还挺不错,像是个开门的一眼货,我就说嘛,您怎么可能舍得摔一下嘛!”

高超见他如此说话,心中暗骂道他娘的,这老小子还挺会说话,不过自己也听明白了,他话里话外的是想告诉他们,他也是个行里人,还有他说话这样客气,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说虽然大家同行都是铲地皮的,但是他也不想过来找麻烦,只是赶巧碰面,过来和他们聊天打屁的。

既然如此,高超便也只好应付一丝笑容,心说毕竟在社会上混,还是和气为贵,多个朋友总比仇人强,所以他便一招手说道:“老哥好谦虚,这双招子好眼力,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来来来,坐下喝杯茶慢慢聊。”

他说着话,便站起身来给那人倒了一杯青稞茶,心说这老小子可能从他们俩一进门就注意到他们了,只不过现在才找了个借口过来看看情况,探探虚实,毕竟自己和胖子还是刚出道的,所以一会儿说话可得多加小心,别让这老小子把他们看透了,瞧扁了,那就丢人显眼了。

谁知那人倒是不客气,端起茶碗便喝了一大口,然后吧唧着嘴说道:“你们二位后生不必客气,看样子大家都是来这边铲地皮的,哪有什么贵贱高低之分,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好不好……”

高超一愣,心说他娘的,刚才这老小子还对自己和胖子两人一口一个爷的,现在自己主动倒了杯茶水给他,自己和胖子就从爷爷变成后生了,这他娘的老小子,还真是先入为主啊。

不过那人却不以为然,接着说道:“鄙人姓赖,贱名中央,自小就跟着师父铲地皮搬砖头,来这云南将近二十来年,也可以说把云南给走遍了,不过唯独这丙中洛鄙人实在喜欢,就打算留在这里安度余生,掐指一算我在这里已有十年光景,这片地方的玩意我却也是摸透了,看熟了,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不是我吹牛,只要打我眼前一过,我多少可以给出个行价,上下差不了几块钱……”

高超听他如此一说,便心中不免暗骂道,他娘的,这个叫赖中央的老小子,吐沫星子满天飞,还真是能吹个牛逼,心说你一个铲地皮的,就算你打娘胎里面蹦出来就开始干,也不过是干了四十来年,你铲地皮铲四十年,又有啥好牛逼的呢?就算你铲八十年,过你手的玩意最多也就值个万八千的,谁不知道铲地皮都是专门找落家货,所谓落家货,就是专门挑不懂古玩的老百姓来收东西,没准市面上值五万的玩意,他五百就给收上来了,这种事情太多了,所以好多人也都瞧不起铲地皮的,认为铲地皮的心黑,没有行业道德可言。

不过高超心里刚刚骂完,却是自己又一想,心说也别瞧不起人家了,自己现在不也是一个铲地皮的吗?算了,还是听他接着往下吹吧,看看他到底有多少能耐。

高超此刻虽然想通了,听着赖中央继续喷吐沫,不过胖子可就受不了啦,他这人Xing格直,而且说话也从来不留情面,突然就当啷一句说道:“哎,我说赖……赖谁来着,赖政府是不是?”

赖中央一愣,刚想纠正胖子说点什么,胖子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又接着说道:“我说赖政府,你既然这么牛逼,怎么你好像混得也不行啊,你这脏了吧唧的,我看你不像是铲地皮的,倒像是铲牛粪的?”

胖子这话说的很不给面子,甚至感觉像是扇了赖中央一个大嘴巴子,高超在一旁听了,心说这要是自己被人这么数落,那肯定是早已扑上去便开打了,就算看对方实在强势打不过,那说什么也得立刻站起来转身就走,不可能再在这里继续丢脸下去。

不过这赖中央听了胖子这番冷嘲热讽之后,却非但没有生气要走的意思,他竟然还一下笑了出来,而且那笑声十分爽朗,竟好似完全是在听别人的笑话一般,根本没当一回事。

高超见他如此反应,顿时便对这赖中央刮目相看,甚至有些肃然起敬,他心说这老小子不一般,竟是个颇有城府之人,难不成自己和胖子今天,居然还遇到了一个隐居在这滇西北深山之中的世外高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