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殓骨人

更新时间:2021-04-13 03:15:28

殓骨人 已完结

殓骨人

来源:落初 作者:蚕火东灵鱼 分类:灵异 主角:陈友亮师傅 人气:

新书《殓骨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蚕火东灵鱼,主角陈友亮师傅,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民间怪谈与民国诡案相结合,以殓骨人陈师傅的视角带你走进一桩桩一件件奇案诡案。「第一卷铁锭孕尸案已完结,第二卷人骨白瓷案已完结,新书《灵媒》已上线,希望各位读者大人能够喜欢!」建了一个书友群,群号码:17054215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年间,老人们常说,这横死之人不能进祖坟,恐怕损了祖坟的福气。

在佛教的观念中,所有非正常死亡都叫横死,自杀也算是横死。

在早些时候,人们往往认为横死之人逆天而行强行改变了自己的命势,因此没有办法进入转生轮回,所以死后会化作厉鬼向人索命。既然阴阳眼殓骨人的故事说的是右河里面的故事,那自然跟溺死的水鬼脱不了干系。

只要有河,那就有下河游泳的人。只要有下河游泳的人,那就难免有溺死在河里的冤魂厉鬼。

现在有这么一句话,叫做“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这话虽然带有一些调笑的意味,但是说实话,那些淹死的人里面的确是会游泳的居多,甚至不乏一些水性极好的,而这些人真的只是因为一时疏忽而溺死的吗?

经常在河边游泳的人,尤其是野河,往往会有这样的经历,自己明明游的好好的,突然就感觉自己脚脖子上好像给水草缠了一下,好像在给水草往下拽一样。

不知您各位有没有过这种经历,反正我是有过。

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水草,而是在水下溺死的冤魂在扯着你的脚踝。所以说,被水草缠住脚踝的时候,别慌,低头往下看,保不齐能看到水鬼那张狰狞的脸。

溺死的人魂魄不能托生,只能在淹死的地方游荡,变成孤魂野鬼,而如果这溺死的冤魂想要托生轮回怎么办呢?

那就只能在找一个代替自己留在这里的倒霉蛋,老话讲这叫“讨替代”,而那些被“水草”缠住脚踝的人,正是赶巧了给那里的水鬼找好的“替代”。

有的人八字硬,注定了不会横死,所以水鬼拿他没办法,最后只能放了,但是有些八字不够硬的,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还有一些人被水鬼缠上必死无疑,但是却正赶上身侧有贵人相助,这才能死里逃生,虎口脱险。不过这样的终究还是少数,赶巧了阴阳眼殓骨人陈友亮的故事正好是从这样一个打水鬼手下死里逃生的一个人开始的。

早些时候,水资源没有现在的自来水这么发达,早年间那些地主乡绅有钱的,能在自家后院打一口井,从井里吊水喝。

那没钱的穷人怎么办呢?

有的村子倾全村之力在村子里打一口井,井水供一整个村子的村民用,还有一些人打不起井,就只能就近靠着河住,用河水维持生活。

那个时候不比现在,那时候的河水不像现在污染的这么严重,清澈的很,渴极了直接趴在河岸上喝都不带闹肚子的。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右河附近聚集了好几个村子上百口子人,一些走街串巷的手艺人也在河边搭起窝棚,凑合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以求度日。

住在右河北岸龙王庙旁窝棚里的手艺人丁大龙,也是其中之一。

说起这丁大龙,籍贯山东,虽说不是本地人,但在当地人那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别看丁大龙一米八多的个头,膀大腰圆,乍一看活像前清时候走镖的镖头,可是人家半点武艺都不会,只是有膀子力气,但最让人打心眼里佩服的,还得是人家的手艺活。

丁大龙就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扎纸匠,扎纸人的手艺一绝,手巧的连大姑娘小媳妇儿都自叹不如。

扎纸匠,说通俗点就是纸扎手艺人,所扎之物大多是一些烧给死者用的童男童女,灵屋纸马之类的。

扎纸这门手艺可是古时五花八门中的老行业了,古时五花八门中,七门调说的就是这种扎纸的人。扎纸匠说好听点是专门做白事的手艺人,说难听点那就是赚死人钱。

不过,这丁大龙跟别的扎纸匠还不一样,丁大龙不仅会扎纸人纸马,白事会上那一套也是烂熟于胸,平日里有人家出殡做白事会,缺个照门就会请丁大龙去。

每每赶上白事会,丁大龙忙前忙后,混两顿饭吃,最后还能讨个赏钱,总的来说生活还过得去。

丁大龙平日里虽然人缘不错,但是毕竟不是本地人,在右河这边住了也有几年了,就是没人给他说媒,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孤零零一个人,看着也有些心疼。

不过丁大龙不介意这个,对于丁大龙来说,女人对他的诱惑力甚至不如他屋子里的那些纸人纸马,要不怎么说老时候的手艺人值得人尊敬呢,人家丁大龙将全部精力浸淫在扎纸活上,那做起扎纸活来才真叫一个用心,做出来的童男童女纸人纸马栩栩如生,真的好像活的一样。

丁大龙遇见水鬼这件事儿,正好发生在陈友亮师傅将那具长满青苔的尸体带回养骨塔那天。

这一天,丁大龙白天跟前头村董家办白事会忙活到月亮挂天才回,在席上喝了不少酒,走路稍稍有些发飘。

不过,丁大龙并不知道傍晚的时候右河上发生了什么,等他回来的时候,尸体已经带回了养骨塔,看热闹的老百姓也都散了。

丁大龙哼着小曲儿正往家走着,恍然间眼角余光瞥见右河里头有个人。

这时候黑乎乎的,能看清什么?

不过丁大龙还真看清了,借着惨白的月光,丁大龙看到一个纤瘦**的背影在右河里面轻轻地摆弄着身旁的流水,纤瘦的腰肢虽然算不上妖娆,但是在月光的映衬之下却也是别有一番情调。

丁大龙纵然将全部身心浸淫在扎纸活上,但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精壮汉子难免会在难以入睡的夜晚幻想一些男女纠缠之事,这下看到这么一个**着身子的女子,心里那叫一个百爪挠心。

借着酒劲儿,丁大龙悄悄靠近了河岸,将身子伏在河岸两旁的冬青树里面,想要透过冬青树叶的缝隙往河里的女人那边偷看。

就算喝了酒,丁大龙照样是没胆子做什么事情,只敢隔着东西偷看。不过,这一次丁大龙却什么都没看到。

“哎?奇了怪了……”丁大龙挠了挠头,心说难道刚刚是酒劲上头看错了?

“你在找我吗?”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丁大龙身后好像炸雷一般响起,丁大龙此时的脖子好像被石膏箍住了一般,僵硬的转过头,却不想一回头鼻尖正好碰到一个冰凉的物体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