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boss侦探

更新时间:2021-06-07 23:57:53

boss侦探 连载中

boss侦探

来源:微小宝 作者:怪医小妖 分类:灵异 主角:展翅高飞晨 人气:

《boss侦探》作者:怪医小妖,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展翅高飞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成熟稳重,酷爱看书、学习、研究金融,擅长破获各种疑难案件,是常人眼中的学霸;她性感妖娆,喜欢抽烟、喝酒、跳钢管舞,擅长对付各种男人,一副标准小三样;他是国内顶尖商业帝国云天集团继承人;她是神秘组织首席杀手;两个本不该有任何交集的人,却共同经历了一桩桩匪夷所思的连续杀人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从陈青和杨伯旁边传来,两人忙转过头。只见此时柳婉儿摔倒在地上恐惧的无以复加,捂着嘴,眼睛大睁。

“是李、李羽,快,你们快把他拉上来。”柳婉儿一边指着池子里,一边望向陈青和杨伯。

闻讯赶来的一行人看着眼前这个诡异的场面,惊讶的相互看了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将倒在地上的柳婉儿扶了起来,博洋询问到。

“快!李羽在池子里,快把他拉上来!”柳婉儿使劲摇着博洋的手。

顺着柳婉儿的目光看去,温泉池边的水面上,赫然漂浮着一个黑色的人影,由于是面朝下,只能看见漂浮在水中发散开来的棕色的头发。

博洋赶紧示意众人一起将池内漂浮的人打捞了上来。

李羽的尸体已经被温泉泡的发白,明显肿胀起来,最恐怖的就是他的双眼已经被戳瞎了。

看着眼前的尸体,博洋感觉胃里在不停地翻滚,酸水直往上冒,险些将早上吃的全都吐出来。

“应该是昨晚10点到11点死亡的,死因是淹死。具体情况,还要等警方的法证人员检查之后才知道。”赵进蹲在尸体旁边,查看着尸体,“不过,生前死者后脑受到过重物重击,双眼是死后才被戳瞎的。”赵进皱了皱眉头,神情严肃的望向博洋。

“小桃,快去打电话报警。”反应过来,博洋严肃的吩咐道。

“恩,好,好。”小桃慌不迭的向酒店跑去。

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博洋抱着手臂,咬着下唇,缓慢的绕着不大的杏花池踱着步,观察着现场。

只见现场除了李羽的尸体以外,就只剩下依然冒着热气的温泉池。杏花池大约只有10平米大小,1米深,成椭圆形。池子周围约1米宽的碎石路将温泉包围在中央,过道的另一侧同样围着池子用碎石砌成了约1米高的水泥花台,花台的侧面用金色马赛克拼凑成“杏花池”三个大字,花台里种植着茂密的玫瑰花。

杏花池共有3个出入口,其中两条是木质走廊,顺着楼梯走上去,与花台齐平,一条大约走3分钟就能到达7号房,另一条大约走5分钟到达8号房。还有一条碎石小路通向不远处的莲花池,这条路应该是为了给泡温泉的人提供方面而设的,让人不用经过别人的房间,就能直接到达杏花池。

绕着杏花池缓缓走了一圈,走到“杏花池”字样的地方,伸手摸了摸,发现字体牢牢的镶嵌在花台水泥壁墙上,与花台连成了一体。

“博洋,快过来看!”赵进蹲在尸体旁边,已经将尸体翻了过来,手里拿着个卡片和纸团,卡片是塑料作的,看起来很新,纸团却已经泡的发软。

“这卡片是在尸体的上衣口袋里发现的。”赵进先将卡片递给博洋。

博洋隔着手帕,将卡片小心翼翼拿起,在阳光照耀下,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

黑暗已经到来,罪恶的人祭祀双眼,赋予我看清邪恶的眼睛。

------复仇的花精灵

似乎不理解其中的意思,博洋皱了皱眉头,示意赵进将另外的纸团也打开。

赵进轻轻的将纸团在地上铺开,由于泡过水的原因,有些字迹都已经化开,不是很清晰了,但总体还是能够知道上面的内容:

我已知晓当年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想事情暴露,11点在水仙花池见面。

赵进正低声喃喃的念着纸上的内容,突然一旁的柳婉儿大叫一声,发疯了似的摇着头,双手不停地在空中挥打,惊恐的环顾四周,嘴里说着不知明的话语:“啊!是刘小馨,是刘小馨的鬼魂来索命了!”

并没有理会柳婉儿的发疯,博洋目光闪烁着,脑海里不停地思考着:“水仙花池?这里不是杏花池吗?难道李羽是在水仙花池被人杀害的?可为什么呢?”

“发生什么事啦?”远远的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一上午都没见人影的宋溪雨从走廊上向慢慢走来,脚上的高跟鞋与木质走廊相碰触,发出咯噔咯噔的响声。

霍峰跟在后面,依然穿着一身黑衣,散发出冰冷的气质。

“你们俩刚才去哪儿了?”博洋锐利的眼神盯着走来的两人。

“哟!才几小时不见,你就想管我啦?”宋溪雨踩着猫步一扭一扭的来到博洋身边,对着后者耳朵呼了口气,暧昧的说道。

“这里死人了,我问你们俩刚才在做什么?”不习惯的向旁边移了移,博洋按捺住心神,板着脸严肃的说道。

“我们俩能做什么,不过是到处走走,看看风景而已。”见博洋一脸严肃,宋溪雨无趣的摆了摆手。

“你们俩独自去看风景?”赵进狐疑的问道。

“嗯,宋小姐是我的客户,刚才我们在讨论接下来的训练安排。”一旁的霍峰面无表情的说道。

博洋还想继续问什么,却远远看到陈小桃火急火撩的跑了回来,她顾不得满头大汗,慌忙的说道:“中心对外电话打不通,怎么办?”

“那我们先回酒店再说吧。”博洋看了眼宋溪雨和霍峰,若有所思。

“那,李羽的遗体怎么办?”赵进问道。

“陈青,这里有没有空的房间,暂时将李羽的尸体存放在里面,就这样随意暴露在外也不是个办法。”博洋看向陈青。

“温泉中心里有一个杂物房,平时没什么用,可以用来放遗体。”陈青想了想,同意道。

“那我们四个把遗体抬过去。”博洋听完,示意赵进、胖子强、陈青和自己四人一头一尾将李羽的尸体抬过去。

“啊?我呀,我不行,太恐怖了。”胖子强看着李羽泡的发白的尸体,越看越恶心,捂着嘴,差点吐了出来。

“那林志森,你来。”赵进看了眼弓在一边作势呕吐的胖子强,皱着眉头看向角落里的林志森。

“咳咳,我昨天有点感冒,浑身没力气……”林志森躲的远远的,身怕靠近了会传染一样。

“那,我来吧。”接收到宋溪雨的眼神的示意,霍峰无奈的耸了耸肩,走上前去。

耗费了大约半个小时,一群人才回到酒店大堂。

将李羽的尸体放进杂物间,大家都默默的坐在饭桌前,一时间鸦雀无声。

博洋坐在靠门的位置,皱着眉仔细的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一群人中,有的在发呆,有的抠着手指焦虑不安,有的一脸阴沉不知在想什么,还有的无所谓的看着摆弄着指甲……

刚才一回来,博洋就第一时间检查了电话,发现电话线已经被剪断了。

他锐利的眼神散发出深邃的光芒,一一盯了眼场间的每个人,然后收回目光,清了清嗓子,说道:“目前的状况,大家也看到了,电话线被剪断,李羽被淹死在水中,我有理由相信是他杀,而且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你说什么呢?凶手怎么可能在我们中间。”林志森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们昨天搜寻这里所有地方,并没有发现外人的踪迹。试问一个外来人,怎么可能在不被我们发现的情况下,在这里连续生活三天呢。所以,凶手只能在我们中间。不知这些足不足以证明我刚才所说的话?”说完,博洋淡然的看着表情尴尬林志森。

见对方没有继续质疑,他身子正了正,接着说道,“你们各自说说昨晚10点-11点在干什么,有什么人证明。另外,陈青,你去把刘叔也叫过来。”

“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不咸不淡的声音从霍峰的口中传出。

“呃,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绍了,我是天龙市的警察,这是我的证件。”赵进接收到博洋的眼神示意,装腔作势的站起身,理了理衣服,从左边口袋拿出一个蓝色小本子,上面赫然印着警徽。

“啊?进哥,你还没毕业,怎么当警察啦?”花婷一脸的惊讶,看了看在座的同样带着惊讶的几位同学。

“是啊,进哥,你怎么就成警察啦。”丹丹也一脸好奇。

“呃,说来话长,我目前只是实习警察,等毕业了,才会转为正式的。”赵进将证件放在桌上,继续说到,“但是,我虽然只是实习警察,却已经通过了警察考试,同样具备执法资格。”说完,锋利的眼神环视四周,重点在一脸漠然的霍峰身上顿了顿。

“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先说说你们分别住在哪个房间,再说说昨晚在干什么,有什么人证明吧。”博洋不想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拿出个本子,准备记录大家说的话。

“先从我自己开始吧,我住在1号房,昨晚9点半-10点半在玫瑰花池里泡温泉,没人能够证明。但是10点半左右,我看见李羽向这个方向走去。”博洋说完,拿出地图放在桌子上,先在1号房位置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再指了指地图上连接玫瑰花池和水仙花池中间走廊的圆形露台,也就是看见李羽的地方。最后在本子上写下李羽死亡时间10:30-11:00。

“我住在2号房,昨晚一个在房间里玩游戏,一直到深夜1点过。”赵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昨晚10点就睡了,也没人给我证明。哦,我住在10号房。”博依说道。

“嘿嘿,我和胖子住在中间的6号房,昨晚一直在房间里看电视,我们俩能互相证明。”林志森猥琐的笑了笑,不禁让人联想他是不是在看那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站在一旁的胖子强也脸红着尴尬的咳了咳。

“我和丹丹都住在4号房,我俩昨晚在泡温泉,但不是在水仙花池,而是在最里面的大温泉池。”花婷看了看丹丹,继续说道:“应该是晚上10点-11点吧,我没看时间,丹丹你知不知道时间。”

“我记得回木屋的时间快到10点半了吧,我那天泡一会就头晕了,回房间倒头就睡了。直到迷迷糊糊听见婷姐回来的声音,又起来上了个厕所,应该11点过一点点吧。”丹丹仔细的回想到。

“也就是说,你们两10点半以前是在一起的,可以互相证明。10点半到11点过,花婷继续在大温泉池里泡温泉,欧阳丹丹则是独自回房间睡觉了。”博洋一边在本子上记录,一边问道。

“嗯,对,就是这样。”花婷和欧阳丹丹同时点了点头。

“有没有发现异常?”博洋抬起头来。

“没有啊,我泡完温泉以后,就直接回木屋了,当时丹丹都已经睡着了。”花婷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晚确实没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嗯,我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丹丹也摇了摇头。

“我昨晚也早早的睡觉了,没人能证明,我住在9号。”李阳一脸的阴沉,自从看见了那张纸条的内容,他就一直心绪不宁,总觉得李羽的死与当年的那件事情有关。

“你的房间离李羽最近,有没有听到或是看到什么?”博洋盯着李阳,继续问道。

“没有,昨天太累了,下午回去就休息了,只有晚上起来吃了小陈送来的饭,就又继续睡了。”李阳随便的回答着,思绪早已飘远。

定定的看了眼心不在焉的李阳,博洋若有所思,没有继续追问,缓缓在本子上记载着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