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晚明天子

更新时间:2021-06-05 01:02:56

晚明天子 连载中

晚明天子

来源:落初 作者:尔雅风行 分类:历史 主角:朱王伸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尔雅风行的原创小说《晚明天子》,主角朱王伸,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被雷劈得魂穿到南明朱由榔身上,力败吴三桂,刀砍尚可喜,复明土,再现大明盛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丁魁楚的话一出,全堂诸人皆心惊胆跳起来,因为此时丁魁楚可畏是权了,如果丁魁楚搞事,那就麻烦了,所以全堂诸人皆望着朱由榔,他们希望朱由榔能出来安慰几句。

朱由榔也明白丁魁楚话中那露骨之极的威胁,不过更让他伤心的是,堂下诸人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特别是瞿式耜,更是缩了起来。

“殿下,老臣提义严查丁魁楚。”就在朱由榔左看看右望望时,吕大器站了出来。

作为铁血人物,朱由榔对于吕大器这名铁血人物还是挺有好感的,不过吕大器一站出来,丁魁楚怒骂道:“你这个无一兵一职的老东西,如果不是老夫,你们能安心在此立足吗?”

丁魁楚话一出,瞿式耜等人脸色更是难看了,不过一想到此时的情势,他们倒也没有继续推动内斗。

“好了,孤自有分寸。”朱由榔淡淡地说了一句,此时地朱由榔已经有了决定,他要让丁魁楚死得心服口服,本来他是想如同王伸那样,直接来个铁血手段的。

“殿下,老臣可是忠心耿耿啊......。”

“好了,丁老的忠心,孤是清楚的。

”看着丁魁楚又开始卖弄时,朱由榔一阵反感,他此时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戏精了,不过一想到原历史上,拥有无数反盘机会的永历却可惜地一败再败,以至最后被吴三桂被弓勒死时,朱由榔便感到南明有这些奸货,不死都难。

“殿下,臣奏请全力备战,死守肇庆。”瞿式耜一看到朱由榔已经妥胁后便站出来振声道:“殿下监国于肇庆,如果不战而弃,那广东有志之土何看殿下,天下有志之土何看殿下,殿下又何能重振天下呼。”

听着瞿式耜此翻肺府之言,朱由榔还是暗暗认同的,但这人虽然有些东林党的病根,还眼光还是有的。

“瞿老此言有理,但此事先放一放,诸位臣工,还是议一议这朝堂各司各职吧。”朱由榔眼角斜望了一眼丁魁楚:“不过丁爱卿的推举是值得朝臣学习的。”

朝堂诸人听到朱由榔的话,俱如同看着一个傻子似的望着朱由榔,特别是吕大器此时内心更坚定了退意,因为在他的眼中朱由榔成不了大事。

“殿下,老臣的忠心可是日月可证......。”

“不过,城外有些稍小之辈敢如此欺朝堂重臣,这是不能容忍的。”朱由榔一看到丁魁楚一副受尽无数委屈便不耐烦地打断了丁魁楚的话,只不过朱由榔话还没有说完,瞿式耜等人便跪下顶了回去。

“殿下,不可,万万可,民心不可压,此只会让小人得意。”说着瞿式耜等人瞪了一眼丁魁楚:“丁总督虽权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但诺失德,又如何助殿下重振大明呢。”

原本准备反驳的丁魁楚一听,便明白了瞿式耜意思了,这叛徒的名声一但传开了,那他在官场便不会安稳来,特别是此他打得可是重振大明的旗织,所以思考再三后,丁魁楚脸色冷静地跪拜道。

“殿下,老臣一人之事乃小事,重振大明才是重中之重,此事不必理会,老臣相信百姓必会明白老臣的忠义的。”

朱由榔听到丁魁楚如此说,他如同吃了屎一样的难受,而且此时此地他还得受着,朱由榔可是明白,虽然他是监国皇子,但是他没有实力与这种权臣正面扛。

“丁爱卿真乃大明之忠臣,无愧于孤的倚重之老臣,不过。”朱由榔一副感动无比地望着丁魁楚:“孤怎何让大明的忠臣受此污点,孤势必要让丁爱卿的忠义传偏天下。”

吕大器一副无可救药地望着朱由榔,此时吕大器在内心不停地纳喊着,难道天都要来大明吗。

丁魁楚都被朱由榔说得有些不了意思了,但作为在官场混了一辈子的他,一下便看到了朱由榔此翻话背后所藏的利益,所以他脸色微红,一副感动不已地跪下喊道。

“太祖显灵啊,有殿下如此明主,大明必重现盛世.....。”

“孤也是如此认为。”不等丁魁楚说完,朱由榔便打断了丁魁楚的话,实在是丁魁楚的话太恶心了,虽然朱由榔也认为自己必定会重现大明盛世,但丁魁楚这个奸货一说来,朱由榔便感到自己会失败。

“那不知殿下如何为老臣作主。”丁魁楚满脸期望地望着朱由榔,此时丁魁楚已经想到自己名满天下,尔后退可权顷朝野,进可向鞑子谈判。

“嗯,孤会专门让三司查明此事的来陇去脉的。”朱由榔一看丁魁楚自己撞上来,他内心一喜:“丁爱卿放心,此举正可考正爱卿所推荐之人的才能,此事交由爱卿所推之人查,凡能二天内查明此事者,以才任刑部尚书,督察院左督御史,右督御史,大埋卿。”

原本有些担心的丁魁楚一听到朱由榔解悉后,他满脸欢喜道:“一彻交由殿下作主。”

“殿下三思。”瞿式耜一看到朱由榔越来越过分后,他忍不了地说了一句。

“好了,瞿老,孤不是三岁孩童,孤心中有数。”朱由榔表现得有些不喜地道。

不过此时耿南忠等人却回过神来了,他们倒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此幸事,他们纷纷跪地喜泣道:“谢殿下赏识。”

不过朱由榔却好似没有见到他们似的,不是一直盯着丁魁楚:“不过,为了丁爱卿的清名,委屈爱卿在行宫待几天了。”

丁魁楚呆了呆便答道:“老臣也想放松几天。”

虽然丁魁楚总感到有一丝丝不安,但想着自己手握大权,而那几人或多或少都与自己有关系,所以他便安心等着自己明声大起了。

“那此事便定下来了。”

“殿下,老臣力有所不支,请乞骨于乡里。”朱由榔话刚落,一脸大失所望的吕大器便直接接话喊道。

朱由榔有所不适应地望着吕大器,他都想不明白,吕大器好好地,怎么就想走人呢,不过转念一想到此时此地没有一个可用之人,朱由榔内心便决定,决不能让吕大器如此轻易而去。

朱由榔一决定,立马一副痛心地走了下来扶起吕大器道:“吕老,你怎可如此狠心置大明重振大业而不顾,孤有何过错,让尔如此失望。”

吕大器闻言内心一惊,惊的是,朱由榔如此置心推腹,如此诚心诚意,让原本下定决心隐居山林的吕大器又动遥起来了。

“吕老,难道大明复兴无望。”

听着如此诛心的话,吕大器也无可奈何起来了:“殿下,何必如此责,臣唯以死相报。”

吕大器与朱由榔大眼对小眼,朱由榔也想不到吕大器竟会直接便罢死字来,朱由榔内心狠狠想到,如果不是老子身边无人可用,老子早让你天天吃素啃熳头了。

“吕老,天下军务还要多多倚靠你老,你万万不可言败。”

原本准备死扛的吕大器闻言脸色立马笑了起来:“老臣必尽力而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