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袖中一尺半

更新时间:2021-03-30 02:51:10

袖中一尺半 连载中

袖中一尺半

来源:落初 作者:逾关千帐 分类:武侠 主角:越王王府 人气:

主角是越王王府的小说《袖中一尺半》此文是逾关千帐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翩翩少年,执剑江湖。杀手出生,堕入魔门。杀伐果断,快意恩仇,那一剑未出。江湖已经风波四起。江湖之远少年人孤立无援,庙堂之高少年人如何决策。陪伴他的仅仅只有一柄袖中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个大理石司直神色严肃,紧紧的盯着房间里面的几个男子。随后瞥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天一,说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大众喧哗?”见到无人回应随后一声怒哼。

这时候一个小二畏畏缩缩的走了出来说道“大人事情是这样的,这个黄衣的少年来到这个房间内和这几个客官发生了冲突,后来就打了起来,据黄衣服少年的意思就是说这几位客官抢走了他的姐姐,具体说的是真是假小的并不明白”

“哦?抢占民女吗?”为首的那个大理寺司直微微眯着眼,这让他想到了近几年来孩童失踪的案件,虽说这次来时查青州牧儿子被杀的案件,但那个案子毫无头绪,现在如果将这个案子给破了,回去想必不会受到责罚还有嘉奖。心思开始活络起来,也加重了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

“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明明是被冤枉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开始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那个说话的人想来就是几个匪人的首领,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眼神当中闪过的惊恐却被大理寺司直捕捉到了。

“既然你不说自然会有人说!”随后做了个手势,边上的一个人就走到了天一边上,伸手在其人中部位轻轻一按。天一‘吃痛’惊醒,随后继续痛哭流涕道

“这位大人你可要为小的做主啊,我的姐姐被这群歹人给抓了去了至今生死不知啊,没了我姐姐我可怎么活啊!!!”

大理寺司直轻轻哼了一句说道“少年现在开始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其余的不许多言,你可明白?”

天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你是哪里人?家住哪里”

“小的是苏州人士,家住苏州的河边”

“究竟发什么什么事情?你为何要哭天喊地来此喧哗?”

“原本小人就无父无母,从小就和姐姐相依为命,一日我外出搬货之时听闻家里来了几个强人,将我姐姐绑了去,我就回去想要救回姐姐,但是发现他们武功很高,而且人多势众,不敢与其冲突就一直跟着他们到了这个扬州城。”

“哦?既然你说他们武功很高,那你这样的身板,怎么在脚程上更的上他们!”

天一听到大理寺司直这么问,心中有些‘紧张’偷偷望了望在不远处的几个男人,深吸一口气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说道“原本我只想要回我姐姐的,现在既然不还给我我就把你们的破事都给说出来!!

我原本是跟不上他们的脚程的,可是他们没有直接回来而是在几个小的村子里面又抢了几个姿色颇好少女回来。他们所做的事情真是天理难容,禽兽不如啊!!”

天一说完以后双目通红怒视着几个匪人,边上围观的人也被天一的话所感染纷纷怒视这几个人,口里还不时吐出几个脏话。

为首的匪人听到天一说自己是苏州人士的时候心中顿时放下心来,因为他们作案是不会在周边的,一般都是在偏远的地方。

同时心中又有些疑惑,这个小子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过来诬陷自己,要不是有大理寺的人在自己早就将他的脖子给扭断了。

对于天一的说法大理寺司直心中也是有些将信将疑,不也有些不明白这些人在苏州作案以后还大大咧咧的跑到临近的扬州逍遥,要么这群匪徒是傻子,要么,他在扬州城有靠山。

“你说你一直跟着他们,可是他们将掳来的女子放在那个地方了呢?”司直还有一个想不通的地方就是他么将女子藏身在哪里。天一又小心翼翼的看着那几个匪人说道“我只知道那个地方是一个很漂亮的府邸,门口写着‘陈府’。”

原本还老神在在的几个匪人顿时神色大变,一个手下顿时火冒三丈“你胡说,我完全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陈府?究竟你是谁,为什么要陷害我们!”

大理寺司直见到男子这么气愤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少年人说的怕是八九不离十了,那个为首的匪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自己手下一眼,随后做了个手势。

只见那几个匪人是伸手向腰间摸去,大理寺司直也看到了这一幕,右手一挥。身后的两个人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几个匪人身前,左手按住他们拔刀的手,右手向着他们的胸口一掌击打了过去。掌落人飞,撞飞了好几张椅子,倒地不起。为首的匪徒自知不能逃脱就向着天一袭来。

“死也要拉你陪葬!”为首的匪人身手显然不错,距离天一又不远,大理寺的几个人难以施之援手,眼看少年人就要被匪人一刀腰斩了,只见少年人‘慌乱’之间往后退了好几步,不料脚上才到一个碎掉的瓷碗。瞬间失去重心一滑,一个铁板桥躲了过去,随后抓起刚刚打斗倒地的香炉里面的灰,对着匪人脸上挥去。最后借势一个翻滚躲在角落瑟瑟发抖,赶到的大理寺侍卫将匪人拿下。

大理寺司直若有所思的来到天一面前。“不会武功?”天一惊惧的点点头。随后继续瑟瑟发抖,大理寺司直笑了笑说道“既然你是本案的受害者,那么请你带我们去那个‘陈府’如何?”

“小的领命!”天一站了起来,颤巍巍的走出了房间下了楼。大理寺的人则压着几个匪人跟在后面,最后面则是那些看热闹的群众,足足有数十人之多。而且还在增加的趋势,就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陈府’前进。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走到了陈府门口,大理寺的侍卫上前敲门,过了许久门被打开。里面探出一个老管家的脑袋,见到这么多人立马想关上门,可是大理寺侍卫眼疾手快,将刀柄插在门缝之间,用力一推,老管家就退了开来。

站在边上喘着粗气,从这几个来人的衣着他就知道,这下老爷要摊上大事了。

几个人在天一的带领下七弯八拐的走到了一座修饰极为奢华的阁楼前面停下。“是这里吗?”天一点点头,随后退了下去,大理寺司直来到门前,用力一踹,门就开了。

只见里面横七竖八的倒着体态纤细,面容姣好的少女,轻纱附体,身上的隐秘之处若隐若现。周围是几个独立的小房间,此刻里面传出的尽是靡靡之音,天一顿时面红耳赤。大理寺司直示意手下将门给关了,整个房间里面就剩下三个五花大绑的匪徒和天一四人。

“大理寺办案闲杂人等清场!!”大理寺司直运气一声吼,天一觉得耳膜都快被震破了,随后几个房间里面跑出来几个衣衫不整的男子,结实在扬州城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这几个人颤巍巍的走到司直面前,下跪恳求放他们一马。边上的侍卫取出一个小本子,将几个人带到一边去了。

随后司直就往前走去,一一检查过每个房间里面没有人以后,往最里面的被一道幔子遮住的房间走去。天一也跟了过去,二人在幔子前面站立,随后司直一把掀开走了进去。

这是一条向下的甬道,两边的墙上插着火把,楼梯都是用汉白玉做成的,蜿蜒向下,像似一条盘着的蛇一般。二人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最低层,只见这里是一个硕大的空间,其面积比上面的房间还要大。

地下足足立了十二条柱子,雕刻精美的装饰。柱子周围则是一个个铁做的笼子,里面关着一个个面色苍白的少女。

“禽兽”两个同时骂了一声,对视一笑,他们听见前面有声响,就小心翼翼往前走去。走进以后才发现这里原来是被伪装成一件审讯室的地方,里面一个仅穿一条短裤的胖硕男子,此时正拿着皮鞭在抽一个少女的玉体。少女浑身都是一条条可怖的鞭痕,跪地痛苦求饶,但是那个男人却越加兴奋。

用力的抽打着鞭子,而周围一共有三个女子,各自形态怪异的被捆绑起来,浑身赤裸,满是血迹。其中一个头部弯曲异常,想来已经死去不短时间了。

这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世界啊!原来天一一位自己所在的世界已经是最阴暗了,可是这个地方外面光明堂皇,可是私底下的却肮脏不堪。

简直是人渣,这样的人应该杀掉,统统杀光才对。天一的眼睛越来越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袖中的一尺半感受到主人的愤怒在微微震动,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烧想要烧尽世间的一切。要这天下有何用,那么多的不平事,要着江湖又如何,杀尽恶人正天道。

心中快克制不住怒火的时候,边上的大理寺司直一声冷哼,天一立马冷静了一点,心中默念‘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

怒火如同春日里的冰雪被阳光所融化,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睁开眼,眼睛已经恢复清明。

啪啪啪,天一听见边上大理寺司直一边鼓掌一边往前走去说道“精彩当真是精彩,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么精彩的表演,你说是与不是?县尉大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