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霸道总裁,请远离我

更新时间:2021-04-06 01:14:26

霸道总裁,请远离我 连载中

霸道总裁,请远离我

来源:九阅小说 作者:清儿 分类:言情 主角:王枂白沫然 人气:

清儿新书《霸道总裁,请远离我》由清儿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王枂白沫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霸道总裁,请远离我》的小说作者是清儿,这是一本正在更新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主白沫然的身世凄惨,从小父亲就入狱,自己跟着母亲一起长大,在母亲的关爱下感受到的都是人生的美好,但现实给了她种种一击,在自己要二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母亲却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一刻让她明白了什么是冷血,什么是无牵无挂......很幸运女主遇到了那个他--男主王枂,森之家集团的二公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方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它们时常伴随着轰隆地雷声,时常像个任性撒娇的孩子,说来就来。

白沫然放下手中的书籍,倾斜地半倚在窗户前,任雨水随风飘洒,拂过她冷清的脸庞。

遗照前的香火,断断续续地,最后一点点光亮也被狂风抹灭。沫然把窗户关上,走到黑白照前,凝视着香火熄灭后剩下的残迹。思绪莫名地飘向远方。

在迎来22岁生日之时,沫然还处于幸福的最高潮点。殊不知,一夜间她们被恶魔的手掌紧紧抓住,连最奢侈简单的愿望,被上天残忍地剥夺而去。

:“沫然,你是我的心肝。”沫然从梦中醒来,忘了什么时候睡着。白天和黑夜,生活自然地开启颠倒模式。

她瘦弱的身子蜷缩在床上,耳边湿润的发际黏糊糊地粘在脸颊上,夜色已暗。天上的星星像钻石般,金光闪闪。

这样的梦境,时常让醒来的沫然,陷入深深的悲哀中。一眼望去的黑暗,从一开始地逃避和挣扎,到现在的如实面对。好像,也没有花费多大的功夫。

沫然一点没有忘记当初如刀绞般的心痛,现在不是不痛了。而是被麻木一点点侵蚀了这颗,不被他人值得同情的心。

当得知母亲身亡的信息,沫然正在大学的寝室里准备洗漱睡觉。明天就迎来新历生日了,沫然为了养好精神,和母亲一起外出吃饭。

从学校到森之家集团,有多远?打的过去花了二十二分零三秒。每一秒的跳动,都让沫然感到沉重,她坐在副驾驶的后座上。无力感包围在她的身边,有点头晕脱氧的感觉。

不知怎么下的车,一路上踉踉跄跄地奔跑,裙摆飞舞。橙黄色的灯色,把沫然的身影拉长两米。影子也不停地追赶。

到达时,看到母亲满脸的血迹,沫然一脸镇定的样子,把森之家集团的几位领导给吓坏了。对方不断示意:“您看,我们送你们离去?”:“还是?”

沫然平静地说:“不必了。”两手握拳,对方紧接着补充道:“补偿金我们会按照合同上所写的,补偿三倍。您放心,明天中午十一点前,钱自然会到账户上。”

:“你们可以走了吗?”沫然压抑着怒气,一字一句地说。领导唉唉叹气,慢慢转身离去。沫然的手掌才缓缓舒展开,扑倒在舒真怀里,失声痛哭,只会给对方看到懦弱。而唯有隐忍,在隐忍中去壮大自己才有机会,反手一击。

将母亲送往火化场的路上,沫然一言不发。当工作人员问道还有其他人吗?沫然轻轻地摇摇头,眼神呆滞。

眼看着母亲被推进火化时,沫然纵然失去了重心,跌倒在地。:“母亲,请您保重啊!”眼泪夺匡而出。失去理智的她,趴伏在地。工作人员见了不忍,跑去搀扶她。一脸无情地说:“请家属节哀顺变。”

回去的路上,沫然独自一人走在江边上,有几个陌生的电话,沫然没有接,尔后收到了短信:“关于你母亲的去世,我们都感到很伤心,可出于工作的情况,实在抽身去不了现场。请你节哀顺变吧。”这不知是哪个三叔大伯的信息。

沫然安静地看完,默默地删除。生前记得母亲总会对亲戚格外的友好,逢年过节,也会一一拜访他们。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对于亲戚的请求,她会有请必应。

现在,所谓的那句“人走茶凉。”沫然发现,这个社会的现实一幕,在她眼前掀开了它的真面目。好的坏的,才是生活的全部。而从前,舒真将女儿保护得过于美好。

零点刚过,不知从哪里窜到夜空中的烟花,五颜六色地绽放在黑夜里,璀璨夺目。不一会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美丽了一时,却惊扰了夜的宁静。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犹如人,呱呱坠地。每一个人像是从出生起,就被安排过什么生活,拥有自己什么轨迹。按照上天安排的,一路上小心谨慎。

脑海里不断地回想关于母亲的画面,钱舒真为了讨沫然开心,许诺答应她摘下天空的星星。现在,诺言还没有兑现,她怎能残忍离去?

在沫然三岁的时候,父亲被抓入狱。沫然对生父没有印象,靠母亲舒真回忆他之时,去拼凑关于父亲的形象:为人真正,义气当头,敢做敢当。

说起往事,母亲舒真不自觉地会时常提起父亲,嘴角上扬的笑容,让沫然念念不忘。年纪太小,沫然读不懂母亲眼神里对父亲的爱,可她知道,只要母亲笑,什么都好。

在小学期间,学校里,不少的学生会问及沫然的爸爸。一开始沫然不知如何回答,却被其他学生取笑。

回到家后,听闻如此,舒真安慰沫然:“以后你就说,我爸爸是英雄。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沫然不知真假:“是这样的吗?”又补充道:“还以为爸爸是因为我,不乖,才不要我了呢?”母亲心疼地将沫然抱进怀里。沫然嗅到母亲身上的卤肉的味道。

:“无论如何,你都要学会坚强。知道吗?”母亲一本正经地说教:“你会长大的,虽然你现在还小,但是一定要记住,爸爸和妈妈永远爱你。我们尽管不会伴随你一辈子,你的路终归要自己走下去。唯有坚强和勇敢,才能带领你,走向你该去的地方。”

沫然噙着泪认真地看着妈妈:“我哪里都不要去。”母亲温顺地摸着沫然地青丝说:“我的好女儿,你最后都要长大的。”

沫然追问过关于生父的离去,舒真闭口不提。问多了沫然也觉得没有意思。慢慢地,无论在外受欺负,沫然早已学会隐忍。她不知道,这样的一份隐忍,究竟什么时候是一个头。

:“吃饭了。”汗津津地舒真从厨房出来,桌子上的家常便菜总能让沫然,大快朵颐。边吃边称赞:“母亲的手艺,越来越好咯。”有时,母亲会接上一句:“你啊,作为女孩子该要学会烧饭了。要不然以后、、、”

沫然放下筷子中的鸡肉,嘟起小嘴:“才不要呢,我有妈妈就够了。”彼此知道对方说话的意图,彼此的好,也深知肚明。尽管舒真换了一种口吻:“那你也得学学,做给妈妈吃呀。”沫然狼吞虎咽地样子,让舒真没有法子。

从小靠舒真摆地摊去维持生活,日晒雨淋,风吹雨打。从贩卖手机壳到卖鲜花,也试过卖年轻女式的首饰,最后开始做童装。一个人将女儿从小学抚养到大学,多少的心酸,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下去。

有人提议,让舒真再找一个。说到这个时,她的脸颊会露出女人的羞涩。默默不说话,一笑而过。当然,沫然也为了母亲着想,也试探过她的口风。可妈妈每次那句:“再说吧再说吧,我在忙着呢。”让沫然无话可说。

不服气的沫然变着戏法,模仿大人说话的语气,试着母亲开玩笑:“你怎么还不给我找个后爸呢?”舒真先是一愣,再然后大大方方地说:“人老珠黄咯,谁还要我呀。所以啊,以后只能靠你养我。”一手把沫然抱在怀里。

怀里的温度,衣服上夹杂着淡淡的清香。一直深深地烙印在沫然的心上。

再后来,没人愿意提起这些男女之事。日子总过得越来越顺心,加上时间越久,摊子的生意越来越好。有不少的回头客,以妇女居多,通常给自家的孙子(女)、外孙(女)挑选些童装。熟络起来,自然而然,唠叨也多。

沫然明显发觉,母亲比以往更要开朗了,经常在饭桌前会和沫然说起,在摊子上听到的一些趣事。:“林叔叔家又添了一个男丁啦!”:“张阿姨前不久咳嗽,我给她送去了一些自制的柠檬膏,很管用呢。”

沫然有时回应一两句,有时就充当一个聆听者。舒真总是满脸柔情地看着沫然,常常感到莫名地幸福。心里也无不感慨:再不出三年,我的乖女儿也毕业啦。

其实,一路上沫然也让她省心不少。每个学期,沫然如愿地拿回各种各样的奖状,客厅的小角落里。有摆放着沫然从小到大,参加比赛获得的奖杯。

在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舒真送给了沫然一条纯天然的珍珠手串。珍珠亮白亮白的,每一颗形状不一,但是在光线的照射下,呈现五彩的颜色。舒真和蔼地说:“这就当做妈妈送给你的入学礼物,希望你的心灵永葆纯真。妈妈最大的愿望是,希望你开心。”

在偶然地一次机会,舒真进入了大型集团上班。之所以选择结束自己的小本生意,舒真对沫然回答说:“我女儿长大啦,我也好好享福啦!”沫然终究还是想不明白,想要去公司上班,打扫卫生,随处都能找得到。为什么偏要进这一家公司呢?

毕竟她也实在担心,在大集团里上班,母亲会没有以前自在。大型的企业,条条框框,母亲能适应吗?

有时舒真凌晨回家,有时半夜。早一些时,她们会一起共享晚餐。沫然在睡前,会习惯亮着房间的灯光。因为沫然想在家家户户熄灯后,仍然能为自己的母亲,去保留一盏亮着的灯。

起码,母亲在走黑夜回家路上,抬头就能看到这盏明亮的灯。

从小沫然怕黑,怕一个人。也可能依赖在舒真身边早已成了习惯,也可能是舒真成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相依为命,愿意为彼此,默默守候。

舒真蹑手蹑脚地来到沫然的房间,看着熟睡的沫然,一天的烦恼也消失匿迹。沫然精致的脸蛋,高挺的鼻梁,樱桃粉嫩般的小嘴唇,胸前的凸起,纤细修长的腿。在时间的推移中,和她的照料下,女儿,慢慢地长成落落大方的女人了。

时间是一把锋利的刀,在每一处,都会给人留下印记。这个印记,证明来过这个世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