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霸道邪男小温柔3

更新时间:2021-04-14 03:08:46

霸道邪男小温柔3 已完结

霸道邪男小温柔3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喵喵 分类:言情 主角:靖归子晋 人气:

火爆新书《霸道邪男小温柔3》是喵喵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靖归子晋,书中主要讲述了:别人总是会问靖可可,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没有为什么,就是喜欢啊。就这么简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可,学校论坛里有你的照片哎。”汪舒云趴在电脑前,一脸惊奇地大声召唤在洗手间里洗衣服的靖可可。

“啊?怎么可能!”靖可可随口答了一句,完全没有要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意思。

“哎呀,你快看啊。”

“等会儿,等我衣服洗完。”不同于汪舒云的热切,靖可可依旧是不急不缓的语气。

“都跟你说了楼下有全自动洗衣机嘛,你快点快点。”

靖可可依旧用半死不活的声音应了一声,然后继续慢悠悠地洗衣服。外面电脑前的汪舒云可不淡定了,现场直播似的叽哩哇啦地说着:“呀,这张拍的好清楚啊,嗯……这是哪天啊,天都快黑了啊。”

“嗯?在篮球场哎。”汪舒云鬼叫了一声,“你去篮球场干嘛?”

靖可可听到“篮球场”三个字的时候愣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虽然没答话,但是却屏息等待着汪舒云下面的话。外面沉默了一下,汪舒云继续用尖叫一样的分贝说:“啊,慕容非!可可你和慕容认识的么?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靖可可仰起脸想了一下,觉得汪舒云说的大概就是最先过来的那个男生,“我不认识啊,只是凑巧碰到而已。”这样说着,靖可可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那天从车上下来的优雅身影,她自己都没发现,洗衣服的动作已经停了,此刻正专注地听着外面汪舒云的动静。

果然,几秒钟之后,汪舒云不负所望地再次尖叫了起来,“啊啊啊,后面这个人不是百里嘛,这可是我男神啊。不过,这张照片里没有你哎,可可你看到了么?后来的这个人!”

“噢,没有。”靖可可终于忍不住走出来想看个究竟,一步一步走到电脑边,就见汪舒云在看的正是百里从车上下来的照片,也就是那天她在篮球场外看到的画面。靖可可盯着照片发了会呆,才想起刚刚汪舒云说上面还有自己的照片,靖可可莫名,“怎么会有人拍我的照片?让我看看。”

“噢,在这里。”汪舒云把网页往上翻了翻,指着一张汪舒云被许彬他们围住的照片说:“你那天怎么会去篮球场啊?而且我之前就说了吧,这个许彬对你有敌意,你还不相信?”

“没什么,只是之前有点小摩擦而已。”靖可可轻描淡写地说,想到许彬这个人就想起了那天在洗手间的情景,靖可可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同时也越来越在意那个打火机的主人。相比起上次在篮球场,慕容为她解围的事情,靖可可更在意之前在洗手间的那个人。在篮球场那次,虽然人多,但是靖可可一点都不害怕,至少她知道针对她的是谁。但是上次在洗手间,一片漆黑中,靖可可真的怕了,那一刻,那个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对她来说简直是救命稻草一样。虽然现在知道那天的人也是许彬,但是那一刻的恐惧,靖可可却记忆犹新。

“那后来是慕容帮你解围的么?”汪舒云说起慕容也是一脸向往,花痴了两秒钟,突然后知后觉地拉起靖可可检查,“对了,你受伤没?”

靖可可无语地白了她一眼,现在才想起她来!“你刚刚不是说百里是你男神么?现在怎么又花痴气慕容来了?”

“哎呀,都帅嘛,没办法。”汪舒云花痴地看了一眼电脑上的照片,转而又一本正经地说:“不过,相比起来,百里的地位还是更高的!相信我!”

“喜欢就追嘛。”靖可可摇摇头,完全不能理解汪舒云的心态。

“我疯了啊!”汪舒云跳脚,“你知道有一种人只能远观懂么,我要是去追百里,你信不信我会被全校女生分尸。”

“有那么夸张么!你们这都是什么逻辑思维啊,完全不能理解。”靖可可说着,转身想离开,她衣服还没洗完呢。

“哎,对了!我还没提醒你呢。”汪舒云又翻出张照片来,是慕容刚好走过来帮靖可可解围的照片,“你要小心啊,这张照片都快被传疯了,大家都知道,慕容帮你的事情了,你自己注意点啊。”

“有什么好注意的。”靖可可莫名,“我跟慕容真的不熟,要不是你提起,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这张照片也不能说明什么。”

“这个你就不懂了。”汪舒云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你知道,我们学校有多少人希望有你这样的运气么?英雄救美啊,而且还是慕容,你知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么?”

“呵,梦寐以求被欺负!”靖可可讽刺地笑了一声,转身往洗手间走,“真是疯了。”

汪舒云看着靖可可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转而抱着电脑继续找她家男神的照片去了……

自从上了星海学院,靖可可就发现,自己的思维完全跟这里的人不是一个点上。她每天看书去图书馆,竟然被归为异类。她入学成绩全校第一,竟然变成了别人调侃她的谈资。她认为不值一提的小事,对方竟然苦大仇深的记到现在……

就像自己意外地和慕容非出现在同一张照片这种事情,在靖可可看来只是个意外是个巧合而已,所以对于汪舒云善意的警告,靖可可不当一回事。可是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靖可可再一次判断失误。

第二天,靖可可就感觉到了异样。在去上课的路上,有不少女生对她指指点点,隐约能听到“慕容”两个字在耳边徘徊,能和慕容扯上关系的,就只有之前汪舒云给她看的照片。靖可可就知道,自己又一次中奖了。她不明白,那么普通的一目了然的照片,大家为什么都选择性忽略了许彬等几个男生,要说距离,她和许彬离得更近好么,慕容最多就是个背景!

“快走快走!”和她一起的罗青拉着她的胳膊加快了脚步,还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吧,我就说会这样吧,你还不相信!”

靖可可简直无辜到“无语问苍天”,已经不想说话了,任由汪舒云一路跑到教室。一脚踏进教室的时候,靖可可觉得自己脸上肯定写了两个字“异类”!在她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靖可可在心里骂了句脏话,拉着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的汪舒云,大步流星地进了教室,找了个空座位坐下。

靖可可转眼就见汪舒云坐立不安左顾右盼的,摇摇头说:“你要是觉得不自在就去后面坐吧,没关系。”

汪舒云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温亦雅在跟她招手,“青青,过来坐。”

汪舒云转头看了靖可可一眼,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刚刚温亦雅说的话,犹豫了一下,汪舒云还是抬起头说:“没关系,我就坐在这里。”说着,回头对温亦雅歉意地笑笑,“要上课了,我不过去了。”

靖可可笑了笑,没说话,低头翻开书本。

上课前的几分钟,教室里依旧叽叽喳喳聊个没完,靖可可依旧安安静静地看书,旁边的汪舒云则是前后看看闲不下来。

“可可。”汪舒云用胳膊肘撞了撞靖可可,靠近她耳边小声地说:“贺雪在看你哎,而且目光好赤?裸?裸哦,她一定恨死你了。”

靖可可眨了眨眼睛,茫然地问:“贺雪是谁?”

汪舒云鄙夷地看了靖可可一眼,恨铁不成钢地给她普及学校的常识,“贺雪是我们学校的笑花啊,她是音乐系的。最重要的是,她喜欢慕容噢,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现在慕容竟然出面帮你,她肯定要吃醋啊!”

靖可可用了几秒钟来消化这几句话,然后一如既往地发表自己的观点,“第一,她是校花还是笑话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第二,她喜欢慕容就喜欢呗,我跟慕容半点关系都没有,她有什么好恨的!第三,我那天是有困难好么,慕容帮我是很正常事情,难道这个什么校花喜欢见死不救的人?这什么变态心理啊!”

“唉——”汪舒云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说的也没错啦,但是你要知道在星海学院这就是规矩,可可你这样不行啊。”

“嗯哼,这里的人全都有病,简直不可理喻!”靖可可脑海里冒出了阴魂不散的许彬,于是说话也没太细想,不过说完之后就反应过来,自己把汪舒云也一起骂了,于是赶紧补救,“当然了,你除外,我也除外。”

汪舒云乐了,“没关系,我这是入乡随俗,无所谓啦。”

靖可可摇摇头,无奈地笑了一下,刚好老师进来了,便示意汪舒云认真听课。

靖可可和汪舒云坐的位置比较靠前,上课的时候,老师喜欢在座位走廊之间来回走动,靖可可目光随着老师动的时候,回头刚好看到了刚刚汪舒云说的“赤?裸?裸的目光”。靖可可看了一眼,就见后面的座位上,一个女生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汪舒云适时地靠过来说:“那就是贺雪。”

靖可可干笑了一声,收回视线说:“她果然是很恨我哈。”

“你不要这样事不关己的样子啊,好歹上点心啊,你看你连自己怎么惹了许彬的都不知道。”汪舒云忧心地说。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不要担心哈。”知道汪舒云是关心自己,靖可可点头还算认真地允诺了一句。

到目前为止,靖可可所惹的麻烦都是因为自己不当一回事而引起的,换句话说,她如果愿意对许彬说一句“对不起”的话,那可能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而问题就在于,靖可可不认为自己有错,甚至她觉得上次在食堂的事情,是许彬错在先。这次也一样,靖可可觉得自己跟传说中的慕容非只是一面之缘而已,连认识都算不上,慕容非可能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所以全校女生甚至是校花贺雪对自己的敌意都是无稽之谈。但显然,这一次,又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再一次被堵在篮球场时,靖可可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是:我一定是跟篮球场八字不合!

正如汪舒云预言的那样,靖可可极其无辜地在自己不能理解的情况惹了一众女生,其中以校花贺雪为首。不过这一次不是被一群人围住,挡住她路的只有贺雪一个人。靖可可之前就知道贺雪对自己的敌意,也知道产生这种敌意的原因,所以不等贺雪说话,便开门见山地问:“说吧,有何贵干?”

贺雪之所以担得起校花的名号,在美女如云的星海学院,至少说明她的颜足以让一众男生心悦诚服,靖可可仔细看了看,五官也的确精致,只不过此刻冷冰冰地看着她,眼里还含着些明显的算计,这样的美女在靖可可的眼中,实在是欣赏无能,只想着快点结束这出闹剧。

“你这算是有自知之明么?”贺雪高傲地扬起下巴。

“呵呵,谢谢夸奖,还是直接说重点吧。”

“只是给你个忠告,离慕容远一点,像星海四少这样的男生,你高攀不起。”贺雪用通知一样的口吻说。

靖可可冷笑了一声,只觉得贺雪说的话无比可笑,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还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嗯,收到,还有要说的么?我可以走了吧?”

贺雪意外地看了靖可可一眼,满意地点点头,“这么说,你会跟慕容保持距离了?”

靖可可摇摇头,摆了一个无辜的表情,“我觉得你想得太多了,我跟慕容非就没‘近’过,怎么离他远一点啊!不好意思,你说的什么星海四少还是慕容非,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你有这个闲功夫在这里警告我,还不如去警告那些真正对慕容非有歪念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在这个学院里,对慕容非抱有幻想的人大有人在,对吧?这个呢,是我给你忠告,不谢!先走了,拜拜!”说完之后,靖可可再一次不等对方开口,潇洒地绕过眼前的人径自离开。

贺雪脸色铁青,转身看着靖可可离开的背影,冷冷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

靖可可在回宿舍的路上,仔细地想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买点什么东西“收买”一下汪舒云,或者是“犒劳”也行。至少到目前为止,汪舒云的预言都成真了。不管是许彬还是这次的贺雪,靖可可不得不说,虽然她自己难以理解,但显然汪舒云比她看的透彻,或许这也说明,汪舒云比她更适合在这里生存下去。靖可可第一次觉得有些挫败,好像自己以前的状态完全不适合在这里生存下去。不过挫败也仅仅是暂时的而已,靖可可一向是越挫越勇的人,自然不可能被这一点插曲打败。这样胡思乱想着,很快便到了宿舍。

平时靖可可在学校的时候,汪舒云一般都和她一起在学校的食堂里吃。如果靖可可出去兼职不在学校,那汪舒云大多数时候是和别的同学出去吃。在汪舒云知道靖可可是出去打工,而且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回到学校才有时间吃晚饭之后,汪舒云每次出去都会帮靖可可带吃的回来,这一次也不例外。

靖可可开门进屋,第一眼便看到了摆在她桌子上的饭盒,一时间,觉得心里暖暖的。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应该是汪舒云在洗澡,不过她还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提高了音量说:“可可是不是你回来了?我给你带了盒饭,在你桌子上。”

“嗯,我看到了。”靖可可回答了一声,倒了杯水坐到桌子前开始吃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今天的东西特别好吃。

等汪舒云洗好澡出来,靖可可的东西也吃的差不多了。汪舒云擦着头发坐到靖可可旁边,皱皱鼻子抱怨,“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啊?”

“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靖可可含糊地说,觉得被贺雪警告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汪舒云比较好,并不是想刻意隐瞒,只是觉得汪舒云知道之后会担心她。虽然汪舒云的预言很准,但是小题大做也是靖可可比较头疼的地方。

“对了,你这个周末回去么?”靖可可转移话题。汪舒云家里的情况,靖可可不太清楚,只知道经济条件应该很不错,不过开学到现在,靖可可从来没见到汪舒云回去过。虽然家在外地,但是也不是很远吧。

“不回!”汪舒云想都没想就摇头。

“那要不要来我家?”靖可可笑着问:“我这个周末打算回家。顺便拿点东西,你来我家吃饭吧,我妈妈做饭很好吃的。”

“可以么?我可以去么?”汪舒云一脸期待地问。

“当然啦,那就这么说定了,周五下午下课之后一起去我家。”

“嗯,好!”

汪舒云拿着毛巾,开心地原地转了几圈,又晃到洗手间去吹头发了。

靖可可摇摇头,突然对汪舒云的背景生出了一丝好奇。仔细想想,她好像从来没听汪舒云提起过家里的谁谁谁。住在一起的同学或者同班同学之间,有些人难免会有攀比心理,于是便拐弯抹角地打听别人家里的经济状况。靖可可曾经听到过别人问汪舒云类似的问题,只是女生闲聊之间的普通对话,问汪舒云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靖可可当时看了汪舒云一眼,汪舒云只是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小生意而已。”

靖可可莫名有一种感觉,觉得汪舒云似乎不太愿意提起自己的家里人,因为这个想法,她也从来不问,而这一刻,她莫名其妙地有了一点点的好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