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潜龙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陈剑飞黄毛精彩试读全文试读

潜龙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陈剑飞黄毛精彩试读全文试读

时间:2020-07-16 20:09:53编辑:享受生活 作者:镔铁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潜龙》是镔铁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剑飞黄毛,书中主要讲述了: 当得知自己儿子考上江海市警察大学的时候,红姐正在外面摆摊卖水果。一个秃脑袋的中年人提着附近超市的塑料购物袋,正在挑拣苹果。一个大

潜龙

推荐指数:10分

《潜龙》 第028章. 免费试读

当得知自己儿子考上江海市警察大学的时候,红姐正在外面摆摊卖水果。

一个秃脑袋的中年人提着附近超市的塑料购物袋,正在挑拣苹果。

一个大男人家却很细密,挑了这个看看,说不好,苹果上有坑洼;挑了那个也说不好,说上面有虫眼;最后挑了一个又大又红又光鲜的苹果,说这个指不定打过蜡,要么就是打过农药,又说现在的苹果吃不得,吃了打了农药的苹果会死人的。

红姐脾气很好,却也被这个老男人挑三拣四搞得一肚子火气,正准备发火,说苹果不卖给你了,想要吃好的,自己去树上摘去!

这时候,经常来摊上光顾生意的七婶和六姑过来了。七婶和六姑都是那种嘴碎的人,一个号称“小喇叭”,一个号称“大广播”,在春风街这一带要是有什么大小新闻,八卦内幕,就属她俩知道的最多,传播的也最快。

此时两人一脸喜气地走过来,手里头还挎着刚从菜市场买来的青菜萝卜,还有一尾活蹦乱跳的石斑鱼。

两人看见红姐就说:“红姐,你怎么还在这里摆摊呀,还不赶快给你家剑飞多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

红姐没好气地说:“那小子才安生了几天,这就又老毛病又犯了,不知道死到哪儿疯去了,还让我犒劳他,想的美!”

“哎呀,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你儿子考上大学了,听说还是重点大学。”七婶说道。

“你说什么?”红姐楞了一下,“你说俺家那小子考上什么了?”

“听说是江海第一警察学校!你儿子出息了!”

其实当七婶和六姑听说这个消息后,也是不敢相信,红姐那个仔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惹是生非不说,在学校成绩还是烂的一塌糊涂,他要是能考上大学那太阳打西边出来。

可是这消息是从二高的学校办公室传出来的,都是些知根知底的人说的,还不是一个人这样说,还有两三个人都这样说。

虽然爱说八卦消息,但七婶和六姑一直都是很讲究职业道德,消息没得到证实她们是不会乱传,为了考证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七婶还特意在卖鱼那里称了一尾超贵的石斑,因为卖鱼的老孙头,他儿子在二高学校看大门,今天大门口放红榜,他看得最清楚。

当弄清楚事情真相以后,红姐第一感觉就是心口堵得慌,然后眼圈就红了。

七婶和六姑就说这是大喜事,你哭什么哭。

红姐就努力擦眼睛,嘴里说:“我这是高兴!是太高兴了。”

这时候那个挑苹果的男人好不容易挑了三四个苹果,说:“给我称称这些多钱?”

“这些不要钱,送你了。”红姐开心地说。

“不要钱?”男人一愣,马上说:“那我再挑俩!”

……

下午,红姐早早收摊,把摊子的位置让给了卖炒货的邻居,然后自己回到家中买了菜开始拾掇起来。

儿子爱吃鱼,她就做了糖醋鲤鱼;儿子爱吃鸡,他就做了红烧鸡块;儿子爱吃牛肉,她就做了凉拌五香牛肉。为了儿子,鸡鸭鱼肉红姐算是买全了。

见儿子还没回来,红姐就拿起丈夫的相框,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儿,用毛巾细细地擦拭了一遍,嘴里说:“看到没有,咱家小飞出息了,考上大学了!”红姐看着老公的遗照,泪水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时间过去很久了,儿子陈剑飞还没回来。

原本香喷喷热乎乎的饭菜摆放在桌子上都快凉了,依旧不见陈剑飞的人影。

陈红急了,看看墙上挂着的钻石牌钟表,已经差不多七点了,儿子跑哪儿去了呢?

……

幸福小区附近,陈剑飞靠在小区附近的副食店旁边抽着烟,见那个看大门的去上厕所了,他急忙把烟灭掉,偷偷溜进了这小区里面。

上次韩素雅带他过来疗伤时,他记住了韩素雅家的具体位置,只是这看门的比较难缠,不是一两根烟就能打发的了,所以陈剑飞只能伺机而动,看准时机溜进去。

进了小区,按照单元索引,很快陈剑飞就找到了韩素雅的家。

楼道里,停着很多自行车,大多数都拴着铁链,再将铁链的另一头锁在楼梯的栏杆上,其中那辆红色的女式飞鸽自行车就是韩素雅的。

这让陈剑飞更加确定韩素雅在这里住。

上了楼,找到第五楼,502室,陈剑飞心情有些紧张。

不知为何,一想到韩素雅的模样,陈剑飞的心就扑通扑通乱跳。

用手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感觉陈逸飞唯一做的好的地方就是把自己的杀马特发型换成了这种朴实的四六分,虽然老土一些,这时候却貌似更管用。

清清嗓子,壮起胆子,陈剑飞终于伸手敲门,“请问有人在吗?”

没人回应。

看了看防盗门上有门铃,按了一下,门铃坏了没响。

陈剑飞的心情开始急躁起来,他不再斯文地轻敲门,而是咚咚咚,狠锤了几下。

“请问有人没有?”嗓门也大了。

这次里面终于有了动静,有脚步声传来,很明显屋子里有人过来,对着猫眼往外面看了看,然后吱扭一声,防盗门打开,韩素雅探出头,笑着说:“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陈剑飞见她用毛巾擦着头发,头发湿漉漉地飘散着洗发香波的味道,显然刚洗完头。

“你在洗头啊,那个我……”陈剑飞挠挠头,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来告诉你,我考上大学了,嗯,考上了江海市第一警察学校。”

“真的吗,太好了!”韩素雅忽然高兴道,“告诉你知道,我也考上了这所大学,说不定我们还能做同学!”

陈剑飞也高兴起来,恢复了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说道:“那感情好,不如咱们出去庆祝一下,我请你吃饭!”

“不用你请,我刚好手里有几张餐卷,不用就过期了,不如今晚我们去大吃一顿!”韩素雅说着话,就让陈剑飞进屋,自己去拿了吹风机吹头发,收拾整齐。

陈剑飞就一边打量客厅,一边问:“你妈妈呢?”

“不在家,上班去了。最近她们公司忙,她都没怎么回来过。”韩素雅在里屋把短发发扎成马尾。

电视机开着,卫视频道播放着一部香港翻拍的武侠剧,大侠乔峰正在聚贤庄大开杀戒。

“你喜欢看这种电视剧?”陈剑飞问。

“是啊。是不是有些奇怪,女孩子家却喜欢这种打打杀杀的影片。”韩素雅从屋里探出头,“说实话,要是在古代的话,我一定去做女侠,像侠女十三妹那种。”

陈剑飞嘿嘿一笑,“怪不得你的绰号就叫十三妹。”

“以后可别这样叫了,进了警校我们以后就都是人民警察,做警察可不能有这种江湖儿女的习气。”

“你的觉悟蛮高的嘛,向你学习!”陈剑飞作怪地敬了一个礼。

“别拍马屁了!走吧,我们吃饭去!”韩素雅顺手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摸出三张餐卷,然后又说,“待会儿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他和我从小玩到大,可以说是很好的朋友,这次咱们一起庆祝!”

……

趁着朦胧的夜色,陈剑飞和韩素雅搭乘出租车,直接来到了餐卷上面所写的餐厅地址---美好时光时尚音乐餐厅。

原以为只是一家规模很小的中西式餐厅,没想到门面这么大,从外面看简直辉煌壮观的跟皇宫一样。

陈剑飞看了看这家餐厅的门面,不禁说:“你牛啊,来这种地方吃饭。”

韩素雅也有些愕然,瞅了瞅餐卷说道:“这是妈***同事给的,说没空过来,让我使用,没想到这么高级。”

“管它高不高级,咱们先进去搓一顿再说。”陈剑飞吹了一声口哨,流里流气地说。

韩素雅皱了一下眉头,也不知道是不喜欢这种地方,还是不喜欢陈剑飞吹口哨。

……

傍晚,江海市黄河路,繁华地带。

作为江海市最豪华气派的音乐餐厅之一,这家餐厅只在开业的时候搞过一次活动,发过一次代金券,如今代金券的使用期限快到期,没想到还有人拿了来消费。

门口穿红色旗袍的迎宾小姐,非常有礼貌地把陈剑飞和韩素雅带到了餐厅中一个比较安静的位置,说在这里不仅能欣赏外面的风景,还能近距离听钢琴演奏。

原来这家餐厅别出心裁,往往在顾客就餐的时候,会有人专门弹奏钢琴,现场表演,现场互动,给人一种很时尚的感觉。

陈剑飞和韩素雅坐下,见周围只有四五桌客人在窃窃私语。

陈剑飞很讨厌这种高雅的地方,坐在椅子上屁股扭来扭去,感觉很不自在。

尤其在他眼前,放着很精美的镀金色餐具,小巧玲珑,看起来值不少钱,又怕把这些东西不小心打碎了,在韩素雅面前出丑。

其实换成以前的陈剑飞,绝对不会有这种心理,他生性大大咧咧,只是此时心中有了惦念,这才显得放不开。

身穿西式服装的服务生背着手走来,很有礼貌地弯腰把菜单交给韩素雅,询问她要点什么菜。

韩素雅就把手头的餐卷拿出来,问这个能用吗。

那服务生就看了看,说能用,不过是套餐。

“那就来三份。”韩素雅把餐卷交给了服务生,然后回头对陈剑飞说,“方展硕怎么还没来,我去给他打个电话。”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可能去僻静的地方打电话。

陈剑飞却在心里念叨,方展硕,听名字应该是个男生,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家伙。

……

夜幕中,江海市通往黄河路的公路上,一个少年骑着蓝色的赛车,犹如一道蓝色闪电,疾驰在路上。

这时候,他身上的手机响了。

他减速,用手摸出手机低头看一眼,短信上面一行字:到了没有?

少年眼睛中露出一丝笑意,将手机挎好,随即用手转动油门,摩托赛车像箭一样飞了出去。

……

时尚音乐餐厅内---

陈剑飞无聊地将精致的汤匙放在碟子中转动着。

看着汤匙转动的样子,不禁让陈剑飞想起了历史课本中的“司南”。陈剑飞其它功课一塌糊涂,历史课却可圈可点,至少他知道这司南是帮人指点方向的。

面前的“司南”停住了,然后指向了餐厅外面。

陈剑飞看去,只见韩素雅正在和一个跨骑在蓝色赛车上的人谈话。

那人把头上的摩托头盔摘下,露出一张英俊的脸。

那人从车上下来,体格挺拔,修长,随手将头盔丢给把门的服务员,透露出一种帅气和自信。

韩素雅说说笑笑地和他一起进来,没等陈剑飞站起来,他们已经到了面前。

那少年伸出手,笑着说:“方展硕!认识一下!”

“陈剑飞!”

两人握手。

陈剑飞忽然觉得对方使出了力道。竟然耍阴招?陈剑飞立马也运力上去。

方展硕有些小惊讶,没想到陈剑飞不是个善茬。

韩素雅是什么人,一看就知道两人在较劲儿,忙说:“干嘛呢,一见面就这么亲热?”

“呵呵,我只是试试他的力道,挺不错的,很少有人能够受得了我六成力道。”方展硕得意地说。

陈剑飞可不会认输,活动一下手腕,惊讶道:“原来你用了六成,我才用了三成!”

方展硕脸露不悦。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外面,他向来都是天之骄子,从没被人这样小瞧过。

“坐下吧,要上菜了。”韩素雅不明白他们俩为何像公鸡一样,一上来就斗架。

三人坐下,自有服务员上来给方展硕斟茶。

方展硕很有礼貌地用手指在餐桌上敲了敲,表示感谢,看起来很有教养的样子。

“哦,我突然想起来了,你叫陈剑飞,是不是二高的那个大飞哥?”

“你知道我?”陈剑飞一愣。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这么有名,在学校横行霸道,收取保护费,欺压低年级同学……你还真够牛掰的!”言语间充满了讥讽和嘲笑。

“方展硕,你小心点说话。”韩素雅呵斥道。

“哦,我只是随便说说---何况我说的都是事实,没一句谎话。”方展硕耸耸肩。

陈剑飞古怪地笑了,“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现在你和这样的人坐在一起,是不是觉得很低级,很委屈,那么门口在哪儿,你可以走!”

方展硕看着陈剑飞,有些气恼,没想到这小子脸皮这么厚。

“素雅,我真搞不懂,你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你该不会不知道他的底细吧?”

“他的底细我一清二楚。”韩素雅说,“不过他救过我,他是好人。”

“好人?”方展硕看一眼陈剑飞,“混混也算好人?素雅,不要忘了,你以后可是警察。”

“他也是呀,他也考上了那所大学。”韩素雅说。

“你说什么?”方展硕吃惊道。

“我说他也考上了江海第一警察学校,是我的同学。”

方展硕看着陈剑飞,“就凭他?”

“怎么,不爽?”陈剑飞睨视着他。

眼看两人又要剑拔弩张,这时候,一串清脆的钢琴声响起。

原来是音乐餐厅花钱请来的钢琴手,在弹奏钢琴,仔细听,却是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

餐厅内瞬间安静下来。

餐客们全都聚精会神地听着钢琴独奏,陈剑飞顺着走道朝舞台看去,只见一个背影纤细的美妙少女,背对着他,正在行云流水地弹奏着。

陈剑飞“咦”了一声,只觉这背影有些熟悉。

餐厅豪华瑰丽的水晶大吊灯散发着缤纷的色彩,映衬在弹奏钢琴女孩的身上,一袭白色纱裙,宛若仙子临尘。

“背影看起来蛮漂亮的,也不知道正面如何?”很多男士心中泛起这样的念头。

这时,钢琴声突然中断。

餐厅经理脸色一变,知道出了意外,这可如何是好。餐厅的招牌就是现场演奏,可是现在现场出错,那就糗大了,甚至可能会砸了餐厅的招牌。

餐厅经理急忙上前对大家道歉,说稍等一下,除了一点小小状况。

心中不禁埋怨自己,贪便宜请了这么一个小丫头来弹钢琴,没想到才上班第一天,就掉链子。

那个弹钢琴的女孩好像也知道自己出错了,没办法,不久前她伤了手指,实在不能继续弹奏下去。

于是她转过身来,不断地朝观众还有经理鞠躬道歉。

陈剑飞开始没怎么留意,当那女孩转过身的一刹那,他看清楚了,她赫然就是自己的邻居---唐豆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