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东莞鬼事》(主角左非凡宸彬)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东莞鬼事》(主角左非凡宸彬)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时间:2021-06-09 22:04:42编辑:心素如简 作者:宸彬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宸彬的原创小说《东莞鬼事》,主角左非凡宸彬,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王大屁股的车就跟在我后面,咱一前一后开出了我俩的顺喜制鞋厂。 几年前到过珠三角的应该都知道,其实很多工业区都地处鸟不生蛋之地,出厂

东莞鬼事

推荐指数:10分

《东莞鬼事》在线阅读

《东莞鬼事》 第2章 八怪 免费试读

王大屁股的车就跟在我后面,咱一前一后开出了我俩的顺喜制鞋厂。 几年前到过珠三角的应该都知道,其实很多工业区都地处鸟不生蛋之地,出厂门左边是鱼塘,右边是荒山,中间一条很气派的公路,证明了祖国为了扶植你们这些小微企业的力度。当然,还会有几堵破破烂烂的围墙,也不知道是砌出来拦什么的,上面刷着各种口号:严肃对待躲厂里超生者!发现一个!全厂结扎! 我从倒后镜上瞄了一眼身后那台卡迪拉克里面的王大屁股,很明显没有结扎过,脸上泛着精光,是脂肪与即将凋谢的青春正在积极地溢出。从倒后镜我又转向车内的后视镜,发现那两个满手鲜血的小孩,还是紧闭着嘴,眼睛里死气沉沉的,眯成一条缝,里面的眼白眼黑都看不见,又总给人一种随时会蓦然睁大盯着你的感觉。 “又是什么爱情失败的吧?”我对着唐八怪问道。要知道来我们这些厂里打工的年轻人,年岁一般都是20不到,教育程度局限于看懂卡拉OK上的汉字,所以能拿着麦克风朗诵几首歌曲。那些什么情啊爱啊,他们比我们懂,不但懂,还知道为了爱情要献出生命自杀什么的。我记得去年老纪那个厂里,就有两个四川来的小男孩出过事,关系挺好的俩孩子,说是爱上了同一个女工友。然后两人发现兄弟情与操逼权不能双赢,只能选择了一起去屎! 屎也不好好屎,跑到镇区繁华路段,选了个电线杆爬上去。一人脖子上套一个绳套,还是用一根绳子连着。两个人挂在那红绿灯前来回乱晃,断了气好久以后突然又像诈尸似的手脚乱晃,严重的影响了当天的交通。翌日的当地新闻里居民普遍表示红绿灯会被阻挡导致交通违规多发,而且害怕砸下来的时候会不会砸到人。 这事闹得有点大,工业区里的工人本身就受教育程度有限,打个游戏都是连连看,高端点的就劲舞团,而且一边玩还会一边随带着劲舞臀。出了那事后,到处传言是什么猛鬼入侵工业区,各种扯淡剧情到处都是。 我和王大屁股便跑到老纪厂里去转,问老纪:“那个让他俩自杀的女人长得怎么样?” 老纪是个花痴,胸口放两个苹果的就能让他流鼻血。这货从办公室的玻璃往外望去,嘴里喃喃地说道:“挺不错的一个女人吧!如果我年轻个十几岁,也会爱上她的。” 呸!这货奔六十了…… 说到这,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情况般激动起来,站起来指着窗外焦灼的说道:“快看快看!就是那位!” 我和王大屁股连忙“忽”的一下站了起来,伸出我们虽然短粗但是足够灵活的脖子,朝外望去,只见一个剪着所谓碎发的工厂妹在外面飘过。恩,长得确实不错,头上插两个鸡脚就一西游记里的妖怪。身材也不错,脖子比王大屁股的短点,腿比老纪的长点。整体身高最起码过了一米五一。 嗯!扯得有点远了,话说我问了是否又是关于爱情扯淡故事后,唐八怪闻言做羞涩状:“左老板说得极是!”他溜须拍马早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不过,老板就不觉得这个事儿有点蹊跷吗?” “毛的蹊跷!”骂完他以后我转而对着后面喊道:“喂!你俩为什么剪自己的手指啊?” “没用的,他们不会说话!”唐八怪很认真地对我说道。 我从倒后镜朝着那俩小伙又看了一眼,眼神还是那么奇奇怪怪,还真流露出一种白痴般的表情。恩!也还真的有点像鬼片里面的那些涂着一脸石灰的鬼怪! “靠!”我骂了一句。 汽车开上了工厂外面的马路。旁边的那个杂货铺还开着门,昏暗的灯光在雨中显得迷糊。那个店老板只有四岁的儿子站在门口,都阴历12月了,还光着脚冲我们笑着。我没怎么在意,在他面前开过,可突然,我发现那小孩做了一个动作,让我不寒而栗。只见他突然伸出手指,指着我的汽车下面,并且,还跟着我的车开动而移动手指,就好像看到我的车底有什么东西跟着似的。 “靠!”我再次骂了一句,继续朝前面开去…… 车外的雨还是那么稀稀拉拉,高端的公路两边依然冷清。路灯照不到两边的小山坡,黑乎乎的,妖魔鬼怪真组个团躲进去,估计三五千也躲得下。 也是因为冷清,在我后面的王大屁股便劲爆起来,把他的土豪座驾凯迪拉克当跑车使用,加速超车,溜到了我的车左边,摇下了车窗玻璃。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脸上打了不少粉,半斤吧!粉下面掩盖的什么鱼尾纹啊,青春痘啊,雀斑蝴蝶斑妊辰斑各种恶心,咱也看不见。当然,那都是秘密武器,一会要在“办公桌”上用来对付王大屁股的。接着,半斤粉娘们裂开那张血红的大嘴冲我媚笑,媚笑后是王大屁股硕大的脑袋探出来,对我吼道:“左公子,你搞什么名堂啊?整得跟消防队的一样神神秘秘,拉着我大半夜跟你飙车……” 王大屁股的话还没说完,那半斤粉娘们却突然尖叫起来:“那是哈子?车底下是哈子东东?” 这老女人不知道哪国方言的尖叫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接着发现她伸手指着我们的车底。结合起之前那小破孩的举动……我猛踩刹车,将方向盘往旁边一扭,停下车拉开车门跳下车,低头往车下方望去。 这一看我就不爽了,操,这车底下哪有东西,这存心就是拖累我救死扶伤的火箭速度。可转念一想那小屁孩跟我素不相识都那副瞪着眼像吃了屎咽不下的表情,不对劲啊,连忙把唐八怪给拽下了车,让这能看穿大肚婆肚里乾坤的大仙给看一看。 就在这时候,车的另一侧的窗玻璃外有什么东西由下往上掠起一般,紧接着我清晰地听到微微风声,借着路灯我看到一个黑影朝我径直扑来,他微微张着口,牙齿在路灯的反射下闪着寒光。我吓得连呼吸都忘了更别说躲避了,一把像短剑一样的东西对着我脑门直接劈了过来。我虎躯一震,暗呼:完了!裤裆里一紧,某器官即将喷射,甚至还直接闭上了双眼。可没想到的是那黑影扑面的短刀又突然转了方向,在我和八怪站立位置的中间虚空劈下。 还没看清来人,反应过来的我就只想问候他娘亲,如果词语组织得快还想顺便把他祖宗也问候了。可还没等我来得及出声,八怪就喊出声来:“三叔!” 我心想这老东西胳膊肘往外拐得也忒快了吧,却听到那人也似乎认出了唐八怪来,唤了一声“八八坨”。嗬!这老东西还有这么个诨名。 八怪连忙开始给我介绍这才是他们老家的方术大师,上半生游走于整个地球,维护世界和平斩妖除魔。还说这大师走过的路比我们踩过的屎都多,喝过的酒比我们的洗脚水还多。他懂的那点皮毛就是以前在乡下跟三叔偷师的。我本就属于那种没啥心肺的人,收住了被吓晕了的弱小灵魂,便开始斜眼瞅这所谓的三叔。要知道广东的冬天也并不是很冷,穿个单夹克也就够了。可这老东西非常夸张的穿着一件黑色毛领大衣,脚上又蹬着一双白色的球鞋。不知道到底存在与不存在的脖子,缩在毛衣领深处,那丛仿貂毛上方,是他那用文字无法描写清晰的容貌,整个一个猥琐的典型罢了。 我自然懒得跟他扯什么前世今生,想着刚才差点非死即伤的一剑之仇,当即毫不客气地问这家伙:“你在我车底干嘛?” 这穿着像农民工一代的家伙说的话也活脱脱就是一个嚣张霸气的农民工,普通话如同天籁,不知道是哪个区域的靡靡之音。八怪翻译道这三叔穿着大衣走在街上本挺暖和的,路过我们厂却打了个哆嗦差点感冒,于是三叔掐指一算,此处虽然看似云淡风轻,实际上暗流涌动。于是,三叔便决定给找找那东西,谁知道三叔来来去去在我们这厂里附近侦查了几天,始终没有逮到对手。等了几天,终于在今儿个在俩小伙被上身后,察觉到某些痕迹,可俩家伙被扔我车上来了,他也就跟出来,老东西说自己低调是常态,便选择缩在车底,没想到被小屁孩发现,又被半斤粉发现了,只好现身。 看八怪现在对他毕恭毕敬的神情本还以为是个大牛,可隐藏在车底兼穿得像个奥特曼,便让我当即对这个神棍的态度只剩下鄙夷。我不依不饶地问他干毛见面就劈我,这老屁股便把那把用来砍我的东西拿到我面前亮了一下,借着路灯我可以看见是用铜钱红线串起来的剑,本能地想伸手去抓,他却更快地把手缩回去藏好了他的宝贝。后来八怪偷偷告诉我因为三叔在车底不能准确感觉哪个身上有邪气,便认为第一个小车的自然就是邪灵控制的家伙,因为惧怕三叔伟大的能量,想要逃走。 知道真相的我要不是暗暗想着这家伙可能之后能帮我一些啥的话,真想现场给这老屁股一顿免费修理。 想到黄毛绿毛还在流着血,不管有没被鬼上身,反正血流多了肯定会死就是了。我当即嚷嚷让那个三叔上了在前面停下的王大屁股的车,和八怪也赶紧上车先往医院赶。 后面没再发生什么插曲,我尽量在保证快的情况下把车开稳点,对两个工友说:“检查一下他们指头里面是不是真的有蛆虫,免得吓坏了医生。”说那个词的时候,我不知怎的就浑身哆嗦了一下。 去到医院,俩个小伙的伤自然没必要去要担架,直接就让八怪去挂号,除了半斤粉娘们外,我们剩下几个人把黄毛绿毛给弄到了外科急诊。王大屁股看到两毛头小子的指头以后“爹的娘的”喊了一遍,幸好才从停车场出来没到医院大门,不然吓坏了路人。我就不明白王大屁股这么肥成了一坨,台风刮你不走鬼也拽你不走,最不应该怕的你怕个鸟。 值班的医生应该是个刚从医学院出来的小年轻,从口罩没遮住的部分来看是这样。他听说这两小子是自己剪掉了自己指肚以后,明显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这医院是离工业区最近的,三天两头也有些小工伤的进来看也是平常,他也没多问,就做好了医生该做的事情说了医生该说的话。他认为这伤口出发来看,是不会要人命了,只是个外伤破了皮去了点肉,以后卖身时候不方便按手印罢了。 不过估计医生也是少见这种情况,到最后他还是终于忍不住地问病人那眼睛是咋回事。 没想到八怪当时不假思索就迎上去了,对他说道:“大夫兄弟你伸出指头让我剪剪,看痛成这样会不会还大眼珠子灵光的瞪着。” 于是,本来病人这种情况应该要劝留医的,小年轻医生也是被八怪唬到了,没再吭声,直接给包扎了完事。我们一行人径直往工厂开去。 这时我才发现,雨已经停了,无论是医院门前的水泥路还是大道上的沥青路面水都干得很快,除了我刚才冲出办公室淋的雨大衣还是润润的,还有刚才太心急熄火时忘了关雨刮两根东西竖在我的挡风玻璃前,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看向那两个可怜的人儿,才知道是真真切切发生了。 似乎,那场雨是告诉我,什么事情要来了,而我的人生会慢慢地因为这些事情,变得和现在不一样。呸,想太远不是我的风格,我就近应该还是有要紧事办才对。
东莞鬼事

东莞鬼事

作者:宸彬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

《东莞鬼事》这本书写的真不错,虽然是虚幻小说,但屋次清楚,真不错,我觉得,写这些真不容易

小说详情